【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们或许都会觉得惋惜,夏天从未爱过顾夜爵,但是顾夜爵却用生命拯救了她,可是,我们不是顾夜爵,不知道顾夜爵心中多么的开心,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可以和夏天在一起,就算是离开这个世界,也是跟着夏天一起走,这就是他的幸福。”

……

席祁玥在重症病房里呆了三天,终于度过了危险期。

在知道席祁玥脱离了危险之后,乔栗一直绷紧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下来。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给们提前打预防针。”医生翻着手中的病历,想了想之后,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对着乔栗和顾念泠他们说道。

听到医生这个样子说,乔栗和田雅的情绪很激动。

顾念泠也绷紧一张脸,祖母绿的眼眸,闪烁着些许森冷的气息,紧紧的盯着医生。

被这些目光包裹着,医生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他摇摇头,才说道:“祁少在火场里受伤很严重,其中最严重的,应该是他的两条腿了,被压弯甚至是有些变形,我们专家聚在一起研究过了,祁少双腿的神经组织,严重坏损……”

“那会……怎么样?”乔栗怔怔的看着医生,忍不住问道。

“简单的来说,祁少瘫了。”

清纯美女午后安静唯美写真

轰!

这个消息,将所有人都砸晕了,乔栗的脸色惨白了一片,就连田雅也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医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瘫了?

席祁玥瘫了?

怎么会这个样子?怎么会瘫了?

“有没有治愈的可能。”在这些人中,最冷静的,只怕是顾念泠了。

他捏紧拳头,眼神冰冷的看着医生道。

“目前的科技,没有办法,我听说德国那边最近研究了一种新的技术,他们是专门针对腿部神经的研究,说不定,他们那边会有办法。”

“贝克,马上让人将德国最有名的专家请到京城,速度快。”顾念泠朝着门口的贝克命令道。

“是。”只要有一线的希望,顾念泠就不会放弃,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放弃。

“念泠,泠泠的双腿,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乔栗抓住顾念泠的手,眼泪一直流。

看着乔栗失控的样子,顾念泠轻声安抚道:“是,不会有事情的,我们有的是钱,现在科技这么发呆,骂我不会让大哥瘫的。”

乔栗和田雅只是看着顾念泠,两个女人面如死灰。

科技是发达,却也存在很多东西,科技没有办法治愈。

……

苏纤芮一直想要见席祁玥,但是每次都被乔栗拦住了。

乔栗不想要苏纤芮担心,便让管家将攰攰带过来陪着苏纤芮,这个样子苏纤芮才不会这么无聊。

攰攰这些天,一直都很乖,管家说,攰攰吃的也多,也没有闹。

“麻麻……”攰攰说话越来越伶俐了,他抓着苏纤芮的头发,叫着苏纤芮的名字。

苏纤芮好笑的摸着攰攰的头发,爱怜的低下头,亲吻着攰攰柔嫩的脸蛋。

“攰攰好像是胖了很多。”

苏纤芮抱着攰攰,感觉攰攰的身体好像是沉了不少,而且脸蛋也越发的肉嘟嘟了。

攰攰眨巴了一下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纤芮,似乎非常委屈的样子。

苏纤芮看着攰攰这个样子,眉眼间都满是温柔。

“纤芮。”祁洛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纤芮抱着攰攰,笑得一脸温柔。

他将手中的水果篮放在桌上,朝着苏纤芮温和道。

“来了。”苏纤芮摸着怀中的攰攰,朝着祁洛说道。

“身体觉得如何了?”

“好多了,就是医生不让我下床,说我的腿还是要在修养一下,等到结痂之后才可以下床。”

苏纤芮指着自己大推包着纱布的地方,一脸无奈的对着祁洛耸肩道。

听到苏纤芮这个样子说,祁洛的眼眸越发的温柔缱绻。

他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苏纤芮的眼睑道:“嗯,看到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饿。”苏纤芮被祁洛这么亲密的举动,弄得有些不自然。

她刚想要避开祁洛的手的时候,攰攰却在这个时候,扁着嘴巴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闻言,揉着攰攰的小肚子道:“都这么胖了,还吃?会变成大胖子的。”

攰攰瘪了瘪嘴角,眨巴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样子,让苏纤芮一颗心都软了。

“好了,妈妈这就给切一点水果。”

苏纤芮刚想要拿过水果切一点给攰攰吃,祁洛的速度很快的接过了苏纤芮的刀子。

祁洛动作非常熟练的将苹果切好之后,递给苏纤芮。

苏纤芮喂给攰攰吃完之后,对着祁洛道:“谢谢。”

“和我这么客气做什么?”祁洛好笑的对着苏纤芮道。

苏纤芮腼腆的笑了笑,然后似有感慨一般:“祁洛,我这几天在养伤的时候,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祁洛耸肩,温和的眸子盯着苏纤芮问道。

“就是我不可以放弃席祁玥,绝对不可以放弃。”

苏纤芮定定的看着祁洛,轻声道。

闻言,祁洛的眸子泛着些许淡淡的光芒。

“是吗?那样很好啊。”

苏纤芮没有看懂祁洛眼底的光芒,她低下头,目光温柔的看着趴在自己胸口,已经开始呼呼大睡的攰攰。

一想到席祁玥对她的好,席祁玥的改变,苏纤芮突然有一股非常焦灼的情感。

很想很想要去见席祁玥,非常想要去见席祁玥。

祁洛陪着苏纤芮聊了一会天之后,因为还有工作要忙,便离开了。

巧的是,祁洛刚离开苏纤芮的病房,就撞到了顾念泠。

顾念泠刚好带着佣人熬得鸡汤带给苏纤芮喝,没有想到,会在医院撞到祁洛。

“顾少,真是好巧。”

祁洛对着顾念泠打招呼道。

顾念泠面色阴郁暗沉的扫了祁洛一眼,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从祁洛的身边走过,侧身对着祁洛沉凝道:“聪明一点的,最好离苏纤芮远一点,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哦?顾少想要怎么无情?”祁洛挑眉,对着顾念泠低笑道。

顾念泠面色阴郁可怕的看着祁洛,阴冷道:“以为,胡毅可以保多久?”

祁洛那张俊逸的脸,骤然微僵。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顾念泠竟然查到了胡毅的身上。

“看来,我真的是小看顾少的本事了。”

祁洛嗤笑一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挑衅道:“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又能够拿我怎么样呢?胡毅的青龙帮,可是整个京城最大的黑帮了,我知道顾少的黑手党非常厉害,祁少也有势力,可惜了,想要和青龙帮硬碰硬,似乎还是有些悬,除非想要两败俱伤呢。”

“两败俱伤?这是太看得起胡毅了?还是低估了我们顾家和席家的势力?难道忘记了,我和席祁玥,是兄弟。”

顾念泠的话,让祁洛的脸色骤然一变。

“和胡毅想要找死,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这句话,顾念泠便迈着双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祁洛目光阴暗诡谲的盯着顾念泠离开的背影,原本握紧的拳头,在此刻,更是紧握成拳。

……

“来了。”苏纤芮陪着攰攰在床上玩了一会就看到顾念泠冷着一张脸过来。

看到顾念泠,苏纤芮整理了一下头发,对着顾念泠说道。

“今天的情况怎么样?”

顾念泠看了苏纤芮一眼,对着苏纤芮询问道。

苏纤芮笑嘻嘻的指着自己的双腿道:“除了这个伤口正在结痂之外,别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对了,我什么时候可以见见席祁玥啊?我一直都想要看看席祁玥现在怎么样了,可是,们一直都不让我见。”

苏纤芮扁着嘴巴,委屈的看着顾念泠道。

“大哥现在正在休息,也知道,他受伤比严重,我们必须要他好好休息。”

“好吧,那我等自己好一点之后,再去见他好了。”

听到顾念泠这个样子说,苏纤芮之后妥协。

“对了,刚才李洛是不是过来了。”

顾念泠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双腿优雅的交叠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问道。

“嗯,怎么了?他过来看我。”

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个人,对于祁洛似乎都非常不满意的样子,苏纤芮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我有些事情需要提醒一下。”

“提醒?”苏纤芮看着顾念泠变得越发沉凝的脸,不明所以的看着顾念泠。

“李洛这个人,很有问题,不管对李洛的印象有多么的好,我都希望离李洛这个男人远一点。”顾念泠目光沉凝的看着苏纤芮说道。

“顾少,是不是搞错了?”苏纤芮结结巴巴的看着顾念泠,摇摇头。

“其实,李洛是一个很好的人,当时我一个人在国外,一切的事情都是李洛帮我的,她其实真是一个好人。”

“纤芮,根本就不知道李洛这个人的背景,怎么确定,这个人是一个好人?”

顾念泠定定的看着苏纤芮,声音沉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