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两个“机长”达成协议,先暂时停战,共同帮助前方的两架问题飞机顺利对接!

只见郭子旭对马滇道“马滇,起风!”

马滇点了点头,右手轻轻一挥,一股微风带着丝丝凉意刮向两人,樱梦的秀发在空中飞舞,其中一缕如同少女的手,带着少女的芳香,抚摸着吕丘豪的脸颊,让吕丘豪整个人都为之一颤。

见这风像两人的孩子一样,在两人面前打转,始终不肯离去。樱梦的头发像两人的女儿一样,调皮的赖在吕丘豪脸上不走,这让樱梦不由得惊呼一声。

“呀!抱歉!抱歉!”说完,急忙用头绳将头发绑起,不让它再到处乱跑。

吕丘豪仍然沉浸在被秀发拂过的舒爽中,闭上眼睛,一脸享受道“没事。”

“这该死的头绳!”郭子旭示意马滇将风止住,转头对半生道“半生,看你的了!”

远处的半生很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说好了,我就只帮这一次。”

郭子旭不耐烦道“别踏马磨磨唧唧的,赶紧的”

秦半生无奈,跳道树上,瞄准两人发射了一记纯白无暇,不过这一记纯白无暇没有半点伤害,只有丝丝暖意和光亮,像一个舞台的聚光灯,让天地万物都暗淡下来。将所有情感,所有色彩都聚焦到两人身上。

见眼前的景色突然变得透亮,不断闪烁着金光,两人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到是有人朝他们俩发射了纯白无暇,而是纷纷看向东边还在偷懒,尚未升起的太阳。

“今天的太阳可真暖和啊!”吕丘豪傻乎乎道。

豆花妹小清新

“嗯!”樱梦傻乎乎点了点头。

只见两人居然借着这暖意和眼前那不断闪烁的美景,慢慢靠在了一起!

郭子旭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马滇,起风!要暖风。”

马滇点了点头,再度引来一阵微风,不过这风,是暖风,是让情感升温的暖风,是让两人心田荡漾的暖风,是让气氛变得甜蜜的暖风。两人借着这暖意和美景,情不自禁地看向彼此。

见气氛达到一定程度后,郭子旭洒出一团水雾,在空中凝结出一团团雪花,马滇控制着雪花落到樱梦的头上,腿上,肩上,还有几团落到樱梦的鼻头上。然后暖风变冷风,吹向吕丘豪的后颈。

吕丘豪打了个寒颤,看着樱梦,鼓起勇气,将她鼻头上的雪花刮掉,将她身上的雪花拍走,樱梦至始至终都没有反抗,而是绷紧身子,眼神闪躲,任由吕丘豪的手触碰自己的身体。

“樱梦同学,你冷吗?”吕丘豪关切的问道。

“不……不冷。”樱梦这说的是实话,魔法师的体质本身就比普通人要强,再加上秦半生的光束不断照向两人,樱梦丝毫都没有感觉到冷。

“那好吧。”吕丘豪小声道。

郭子旭暗骂一声,“这个吕石头,真是个完蛋玩意!一点脑袋都没有!都给你暗示的这么明显了,还不懂得行动!”

之后,又转头对马滇道“马滇,再给劳资吹踏马一遍,这次吹得冷一点!狠一点!”

马滇点了点头,再次引来一阵寒风,刮向吕丘豪的脖颈。

吕丘豪这下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颤,急忙脱下外套,披在樱梦身上道“天有点凉,你披上吧,别着凉了,我块头大不怕冷!”

看到这,郭子旭总算松了口气这个石头脑袋,终于t踏马的给劳资开窍了。

樱梦一手抓着外套,一手握着吕丘豪的手,一股暖意浮上心头。

“谢谢你。”

吕丘豪憨憨一下“嘿嘿,不用不用。”

樱梦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道?“我问你,你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听到这个问题,吕丘豪沉默了半响道“我也不知道,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哪来的一见钟情,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擂台上,那时你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哪来的情。是我输了比赛后,我才你的表情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樱梦道。

“那,就是所谓的,战后生情?”吕丘豪有些不确定道。

“什么叫战后生情?是我输给你了你很开心吗?”樱梦有些不满道。

吕丘豪急忙摆手加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不知怎么的,当时我赢下比赛后,并没有多少自豪感,甚至有些自责。当听到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后,我就发现我深深的喜欢上了你,你的坚韧,你的要强都深深的吸引着我。让我想娶你为妻,于你厮守一生!”

听到这,樱梦俏脸一红,内心更为甜蜜,但依旧平淡道“论要强,思雨,馨儿,樱梦都比我要强多了。如果那天和你打的是她们中的其中一个而不是我,你会不会喜欢上的就是她们中的其中一个,而不是我。”

“不会!绝对不会!”吕丘豪斩钉截铁道“你和她们不同!只有你有这么大的魅力!只有你能深深将我吸引!只有你让我想要拥有!她们几个虽然也很优秀,但我一点都不在乎她们,我只在乎你!”

虽然见两人这么亲密思雨三人很是欣慰,但见吕丘豪这么贬低自己,三人内心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樱梦“扑哧”一笑,“你小点声,要是她们在我们旁边,这话被她们听到了可是要合起伙来打你的,到时候我可不会帮你!”

三人确实就在两人旁边,都在默默偷听两人的对话,但都以大局为重,忍住不动手。同时都在内心暗暗发誓绝对要合伙将这家伙打一顿!

吕丘豪挺起胸膛到“我不怕!我说的是实话!她们要打我就打吧!只要你能让我继续喜欢你就行!”

“你还真是个石头脑袋的。”樱梦笑骂道

……

终于,两人借着这甜蜜的气氛开始热聊起来。

“哼!看不出来你这家伙还蛮有一套的嘛。”思雨对着郭子旭半褒半贬道。

郭子旭一脸得意道“那是,我们可是专业僚机!”

“这也叫专业?”思雨一脸不屑道。

“不然呢?难不成你能比我们还专业?”郭子旭半信半疑道。

“哼!”思雨冷哼一声“你看好了!”

“馨儿,冷月,实行b计划!”

“是思雨机长!”两人齐声道。

只见思雨离开草丛,化作一个小脸小眼睛的小女孩,站在不远处的路上,身子前倾,右腿后侧一步,脚尖点地,双手撑地,呈备跑状,抬起头,看着两人。

见思雨就位,馨儿和冷月对视一眼,馨儿凝出一块小盾牌,朝远处奋力一扔!冷月则扔出一颗火球,追赶着盾牌。

“嘭!”

火球碰到盾牌,在远方发出一声巨响,两人瞬间被声响吸引,望向远处。思雨趁机从另一边力冲刺,眨眼间就来到两人身边,推了吕丘豪一把。这次思雨没有停顿,撞了人,立马跳回草丛。

“我这方法怎么样?”思雨一脸神气道。

“你这方法……可太直接了。”郭子旭一脸无语道。

“哼!至少比你的管用多了!”思雨摘下千面一脸神气道。

郭子旭无奈,转口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东西可真神奇,居然能把你的脸完变了个样。”

“哼,这是我家馨儿的宝贝,怎么样羡慕吧。”思雨将千面交还给馨儿道。

“馨儿同学,有空借我带带怎样?”郭子旭看着馨儿挑了挑眉毛道。

馨儿知道思雨对郭子旭不满,自然也不会对郭子旭有好脸色。

“哼!不给!”

……

此时,樱梦倒在长椅长,吕丘豪双手撑在椅子上,身子在樱梦上方,两人的唇就仅仅相隔一个拳头的距离。

吕丘豪的脑袋瞬间短路,已经无暇思考是谁推了自己,自己又是什么时候抵在樱梦身上。只是在不断看着樱梦,看着她颤抖的睫毛,看着她嗡动的嘴唇,看着她殷红的脸颊。吕丘豪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迎上去!迎上去!迎上去!

樱梦同样在看着吕丘豪,不知何时,两人的目光早已交缠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看着他那上下起伏的胸膛,红如烧炭的双眼,不断抽搐的脸庞。樱梦内心只有一种想法—接受他!

“樱梦……”

“丘豪……”

吕丘豪抚摸着樱梦的脸颊,樱梦也搂住了吕丘豪的脖子,两人同时缓缓闭上了眼。

看着两人的脸越来越近,两人的唇越来越近,两人的心越来越近。近到仅隔一层白纱,近到就剩一下俯身,近到只差临门一脚!

后面的六人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心中听喊道再近点!再近点!再近点!成啦!?

突然!

“阿嚏!”

郭子旭一声十分不应景的喷嚏声想起,将两人拉回现实,同时也将所有人精心筹备好的计划都给泡汤了。众人意识到不秒,立即一拥而上,堵住郭子旭的口鼻,郭子旭被六个人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但依旧不敢挣扎。

“谁!”吕丘豪大喝一声,起身朝着草丛走去。

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留下一个替死鬼。众人立即将千面带到郭子旭头上,之后各显神通,向四周逃窜。

带上千面的郭子旭生无可恋的倒在雪地上,内心一顿狂喊这就是所谓的机友嘛!卖机长卖得这么果断,太过分了吧!

吕丘豪剥开草丛,看到里面的人,惊呼道“是你?寒天?”

zhuigqiong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