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陆绝被带到了陆亭珏的病房的时候,陆绝红着眼睛,爬上陆亭珏的病房,小心翼翼的抱住陆亭珏的身体,委屈的道:“爸爸……怎么样?舅妈说受伤了,不让小绝吵。”

“爸爸没事。”陆亭珏温柔的摸着陆绝的头发,轻声道。

陆绝红着眼睛,看着陆亭珏,咬唇道:“爸爸,舅妈说妈妈不见了,妈妈是不是生小绝的气了?才会不要小绝和爸爸。”

“傻孩子,妈妈怎么可能会生小绝的气?”陆亭珏强撑着伤口的疼痛,轻轻的摸着陆绝的头发说道。

“可是……妈妈很多天没有回来了,她不要小绝了,小绝好想妈妈。”陆绝抱着陆亭珏,一直隐忍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宣泄出来。

“她会回来的,小绝相信爸爸吗?”陆亭珏抬头,看着陆绝,一脸认真道。

陆绝眨了眨眼睛,大大的眼睛浮起一层薄雾看着陆亭珏。

“真的吗?爸爸没有骗我?”

“傻孩子,爸爸怎么可能会骗?妈妈只是生气了,等爸爸好了,爸爸就会去找妈妈,妈妈就会回到我们的身边了。”

“那爸爸要乖乖的,一定要快点好起来,这样妈妈才会回家。”陆绝一本正经的看着陆亭珏点头,可怜兮兮的抱住陆亭珏的身体说道。

陆亭珏看着陆绝那张脸,笑容充满着惆怅。

粉嫩清新可爱美少女明眸齿白温馨靓丽

席凉茉……现在在什么地方?究竟……在哪里?

……

“滚开,死乞丐,走远一点。”

“对……对不起。”繁杂的街道上,衣衫褴褛的女人,披头散发,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撞到路过的人身上的时候,脾气比较暴躁的人,似乎很生气,便将女人重重推开。

女人摔倒在地上之后,才发现,女人的双眼,竟然变成了血窟窿,已经瞎掉了,非常的恐怖。

她趴在地上,不停地乱摸,却怎么都找不到回家的路。

她要回家……要回到大哥他们的身边。

席凉茉不由得想起那场大火,她拼尽全身的力气,撞开了门,终于逃出来,却不知道自己此刻在什么地方,她什么都看不到。

好几天没有吃东西,整个人都消瘦了。

有路过的人,看到席凉茉这么可怜,会给席凉茉一个包子,席凉茉吃着那些东西,才能够填饱肚子。

就在席凉茉摇摇晃晃的时候,一辆车子冲过来,席凉茉又看不到,司机也没有看清楚席凉茉,就这个样子撞上了席凉茉。

坐在司机身后的东方玉,眉心一颤,车子急促的停下之后,东方玉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道:“怎么回事?”

“我……好像撞到人了。”司机结结巴巴的回头,看着东方玉说道。

东方玉一听,脸色微微有些难看道:“还不下车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听到东方玉这个样子说,司机才慌张的下车去看看撞上自己车子的人怎么样了。

东方玉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四处看了一下。

席凉茉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东方玉很担心席凉茉的安全。

司机抱着席凉茉上车,结结巴巴道:“少爷,这个女人好像还有气息,我送她去医院吧,她可千万不要死了,要不然,我就惨了。”

司机将席凉茉弄上车子的时候,东方玉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就让东方玉的脸色苍白。

他拨开挡在席凉茉脸上的头发,露出了席凉茉那双空洞的眼睛。

“席凉茉……”东方玉惊恐万分的抱住怀中的席凉茉。

席凉茉昏迷不醒,身上还有鲜血淋淋,特别的可怕。

“少爷,认识这个女人?”司机看到东方玉看到席凉茉的时候,露出这种表情之后,忍不住朝着东方玉问道。

“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东方玉冷冰冰的对着司机低吼道。

司机有些被东方玉吓到了,忙不失迭的立刻回到驾驶座上,开车离开这里。

东方玉抱住席凉茉的身体,将头靠在席凉茉的脖子上,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男人的泪水,顺着席凉茉的脖子慢慢的流出来。

“席凉茉,席凉茉……”

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东方玉抱着席凉茉时候一直落泪的样子,手不由得用力握住方向盘。

他有一种预感,这个女人,肯定和东方玉有很大的联系。

“这位小姐受伤比较严重。”东方玉将席凉茉带到自己住处,让人叫医生给席凉茉看一下。

“马上治疗,一定要治好她,听清楚没有。”

“是,我们一定会尽力治好这位小姐。”

东方玉看着给席凉茉治疗的医生,他浑身的力气在一瞬间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东方玉靠在墙壁上,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滑。

席凉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席凉茉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一想到席凉茉那双黑洞洞的眼睛,东方玉整个心脏都像是被人掐住一样,特别的疼。

他的拳头,用力的握紧,一张脸,扭曲甚至变形。

“马上调查一下,席凉茉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东方玉抬起头,眼神猩红的朝着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任何一个伤害席凉茉的人,东方玉绝对不会放过……

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

王曼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还以为是送快递的,谁知道,一双手伸出手,掐住王曼的脖子,王曼痛苦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如修罗一般的东方玉。

“表哥…………做什么。”王曼痛苦的开始咳嗽,朝着东方玉尖叫道。

东方玉这个样子,是想要将她掐死吗?

“王曼……告诉我,对席凉茉做了什么?”

东方玉将一张俊逸的脸贴在王曼的面前,阴森森道。

王曼的身体,猛地一颤,她恐惧的摇头道:“什么做什么?我听不懂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东方玉冷笑一声,扯着王曼的头发进门,将门重重的关上。

王曼发出一声惨叫,脸色惨白道:“东方玉……做什么?放开我,疯了吗?”

“疯了?是……我是疯了,王曼,别以为我不知道做了什么?竟然敢弄瞎席凉茉的眼睛?这个狠毒的女人。”东方玉不再是以前那个谦谦公子,此刻的东方玉,像极了恶魔。

他一巴掌扇到王曼的脸上,将王曼整个人都扇到地上。

王曼趴在地上,脑子一阵眩晕,最让王曼恐惧顿时东方玉说的话……

席凉茉的眼睛瞎了?这件事情,东方玉为什么会知道?她做的神不知不觉的,东方玉怎么会知道席凉茉的眼睛没有了?

“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吗?因为我找到席凉茉了,王曼,机关算尽,想要席凉茉的命,最终,她还是活着,是不是很懊恼呢?”东方玉抬起脚,踢到王曼的心窝处。

王曼发出一声惨叫,脸上的汗水不停流。

看着王曼扭曲痛苦的脸,东方玉没有丝毫的同情。

男人的动作,丝毫没有一点迟疑,一脚踢进王曼的心肺,疼的王曼惨叫连连。

“王曼,说,我应该要将送到警局去?还是将送到陆亭珏面前?或者送到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人的面前?知道顾念泠是什么身份吗?他的父亲,曾经是黑手党的头,他父亲死了之后,他接手了整个黑手党,现在那边的势力越来越大,想要让生不如死,实在是太简单了,还有席祁玥,他的父亲曾经是席慕深,他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敢对席凉茉动手,想过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吗?”

“东方玉……我是……的表妹?我们才是有血缘关系的家人,现在为了席凉茉这个婊子,这个样子对我,对的起我爸妈吗?”

王曼带着凄厉甚至愤怒的话,让东方玉的唇角隐隐有些阴邪甚至可怕。

他低笑一声,蹲下身体,用力的扯着王曼的头发。

王曼被东方玉这个样子对待,身体不由得一颤,她的脸色,白的仿佛要透明。

“疼吗?”东方玉阴森森的看着王曼,漫不经心道。

王曼的心肝猛地一颤,这个样子的东方玉,王曼从来就没有见过。

东方玉一直对人都非常有礼貌,像是这种样子,王曼从来就没有见过。

“……”

“啊。”王曼刚说了一个字,心窝处再次被东方玉狠狠踹了一脚。

“现在觉得很疼,但是,在将席凉茉的眼睛挖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席凉茉也很疼,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应该要将的眼睛挖出来,让好好体会一下,这种剜眼的痛苦。”

东方玉说完,便抓起放在桌上的刀子,便要朝着王曼的眼窝狠狠的刺进去。

王曼看到东方玉手中的刀子,吓得面无人色,立刻尖叫道:“东方玉,我是表妹,不可以这个样子对我,不是想要得到席凉茉吗?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可以得到席凉茉,没有人知道席凉茉在什么地方,得到席凉茉,我得到陆亭珏,他们不会知道席凉茉还活着,可以完全拥有席凉茉,我不会说出去,带着席凉茉离开这里,让陆亭珏再也找不到……”

东方玉的手,顿了顿,五官隐隐泛着淡淡的阴霾。

王曼捂住眼睛,见东方玉似乎心动,王曼立刻说道:“东方玉,我知道,很想要得到席凉茉,现在的机会来了不是吗?将席凉茉带走,她现在看不到,就是她唯一的依赖,只要看着她,她一辈子都不会回到陆亭珏的身边了,她只有一个人了。”

“王曼,给我记住,下一次再敢伤害席凉茉,我会要了的命。”

东方玉将刀子冷冷的扔到地上,对着王曼冷冰冰的说完,起身离开了王曼的住处。

在东方玉离开之后,王曼浑身的力气,在顷刻间被抽干一样。

她狼狈的趴在地上,咳嗽起来。

席凉茉还活着这件事情,对于王曼来说,实在是不可思议……

她一直以为,席凉茉已经在那场大火中死掉了……没有想到,席凉茉竟然……还活着?

席凉茉……

还真是命硬的很。

……

“还是没有找到,究竟去哪里了?”顾念泠这几天的情绪不是很好,席凉茉自从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顾念泠很担心席凉茉会出什么事情。

区静看着正在发脾气的顾念泠,有些无奈的上前,抱着顾念泠的手臂道:“念泠,不要担心,一定可以找到小糯米的。”

“她……如果出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顾念泠看着区静,祖母绿的眼睛,泛着一层痛苦和煎熬道。

“妈妈在离开的时候,我答应过她,会一辈子照顾小糯米的,小糯米是我们最小的妹妹,我……怎么可以……让她出事?”

“一定会没事的……”

“顾少,我们查到了。”

区静抱住顾念泠的身体,刚想要安慰顾念泠的时候,顾念泠的手下,却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目光如炬道。

“查到了小糯米现在的位置?”顾念泠一听,紧张道。

保镖摇头,便让人将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抓上来。

“这个男人说,见过大小姐。”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无意中看到们登在报纸上的女人。”

猥琐的男人被顾念泠身上那股张狂甚至可怕的气息吓到了,忍不住结结巴巴道。

区静一听,呼吸一颤,她立刻拿出席凉茉的照片,放在猥琐男面前,厉声道:“给我说清楚,说的女人,是不是照片中的女人,说。”

猥琐男看了区静一眼,看着区静拿在手中的照片之后,欣喜道:“没错,我那天看到的就是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

区静和顾念泠对视一眼,顾念泠一把抓起男人的衣服,阴森森道:“说看过她?在什么地方?说。”

“就是……在黄梓口那边的废弃仓库,那天我在那边休息,看到有几个人拖着一个女人去那边的仓库,当时我就瞟了一眼,就是这张脸没有错。”

黄梓口?

那是距离市区有些偏远的郊区,席凉茉是被人带到那个地方去的?

“马上开车去黄梓口。”

“我看……们还是不要过去了。”

那个猥琐男人听到顾念泠说要去黄梓口,忍不住摇头道。

“说什么?”

“我……当时见那两个男人拖着一个女人进仓库,就关注了一下,趴在不远处一直听动静,他们也不知道对那个女人做了什么,里面传来异常凄厉的惨叫声,后来来了一个女人,在然后,那个地方便被烧掉了,我一看情况不对劲,便离开了,们现在过去,也只能够找到一堆的黄土。”

一堆的……黄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