鳌拜渐渐发觉局势有些不对。

   八旗兵的加入本应起到的是一锤定音的效果,怎么打着打着焦灼起来了呢?

   而且明军的士气似乎很高涨,完全不像永历皇帝刚刚跑路的样子啊。

   鳌拜立即把自己的担忧和洪承畴说了,洪承畴也觉得不太对劲。

   “老洪啊,我们不会让人给骗了吧?”

   鳌拜皱着眉道:“或许永历根本就没跑?”

   “可是明明有一支军队逃到了山上,胡全才也派人去追了。”

   “万一是替身呢?”

   鳌拜可不是莽夫,他当即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洪承畴点了点头道:“不过事已至此,我们也只能先打着看了。”

   鳌拜叹道:“怕就怕明贼是故意分化我们兵力的,如此一来我们在正面战场上就没有优势了。”

   和蒲公英一起在空气中飞扬的清纯美女

   洪承畴心道看来他们还是低估永历了,认为他是一个遇事不妙就跑路的主。

   事实上从近两年的种种迹象来看,永历是个颇能隐忍,极有谋略的君主。

   相比起来,顺治皇帝反而要差了不少。

   “无妨,有鳌大人在,要想击溃李定国部只是时间问题。到了那时被围困在山上的明军一支便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鳌拜细细想了想似乎是这么个道理,明军这一招其实就是在赌,赌赢了正面的李定国可以及时去救援山上的明军偏师。赌输了两边的明军得一起死。

   想通之后鳌拜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

   ...

   ...

   “旭子哥,鞑子又攻上来了!”

   李石头面容显然比之前焦虑了许多,围攻的鞑子从人数上看很多,足足是他们的几倍。

   他们一直往山上走就是吸引鞑子的注意,给天子和晋王赢得局部优势。

   这是一步险棋,却也是当下局势唯一的选择。

   赵旭作为天子钦点的人选来做皇帝的替身,身着一身金甲十分显眼醒目。

   他抬了抬手道:“莫要慌张,这条山道易守难攻,一时半会鞑子的人数优势发挥不出来。只要我们拖着,等陛下和晋王打赢洪贼和鳌贼,就会得到支援的。”

   “话是这么讲,可一时半会陛下能击溃鞑子主力吗?”

   李石头抱怨了一句。

   “怎么,不信任陛下?”

   “哪有,我哪敢不信任陛下。”

   “石头,要记住没有陛下就没有我们的今日。”

   赵旭语重心长的说道:“还记得我们初入军营时青涩的模样吗,要不是陛下一直提携,我怎么会出人头地的?”

   “唉旭子哥别说了,我知错了。”

   李石头无奈道:“咱们就死顶着就是了对不。”

   “对死顶着,有我赵旭在,就不会让鞑子上前一步!”

   赵旭的自信并非是盲目的,虎贲军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火器的优势那不是一般的大。

   在这种地形下,燧发铳的威力可以发挥到最大。

   “鞑子要是冲过来就先用手榴弹炸,之后用燧发铳齐射。我就不信鞑子一点也不害怕!”

   “遵命!”

   ...

   ...

   “高知府,还等什么,残明伪帝永历就在山上,快派人冲上去生擒之啊。”

   胡全才见高天爵犹犹豫豫,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在洪承畴和鳌拜面前他得装孙子,在高天爵面前他可得抖一把威风了。

   高天爵心中叫骂,就会在这里喊,怎么自己不上啊。

   我特么派兵去冲,冲下来功劳也是的,冲不下来正好背锅。

   “总督大人,下官是担心明贼的火器啊。那卢桂生不是说了吗,明贼的火器采买自泰西,十分之犀利。这个地形下强冲恐怕会损失惨重啊。”

   “我说高知府,怎么脑子一根筋呢。即便是损失再惨重也得给我冲!山上的可是永历,永历啊!如果擒获了永历那可是大功一件,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届时本督保举为巡抚,相信洪经略也会替美言的。

   面对胡全才的步步紧逼,高天爵只得硬着头皮答应道:“下官谢总督大人抬爱,下官这便命人冲锋。”

   官大一级压死人,高天爵实在顶不住了。

   “传令下去,全军冲击,生擒永历者赏银万两!”

   ...

   ...

   “两百步,一百五十步...石头就是现在,下令扔手榴弹。”

   赵旭一直在观察着清军的动向,见他们终于发起了冲锋,遂冲一旁的李石头命令道。

   “得令!”

   李石头清脆的应了一声,随即吩咐道:“掷弹!”

   虎贲军火器营的士兵皆是训练有素,纷纷将所剩不多的手榴弹朝冲锋的清军掷去。

   这次大战火器的消耗数量远比他们想象中要快,但如果能够打赢这仗还是值得的。

   数枚手榴弹在空中划过一个美妙的弧线,随之落在密集的清军阵中。

   山道很狭窄,虽然没有海龙屯那么难攀登但也差不多了。

   绿营兵们都聚集在一起,手榴弹爆炸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

   “砰!”

   一声声巨响传来,随之清兵们纷纷被炸飞。

   运气好些的滚落在同伴身上,运气差的直接跌落山下。

   这山虽然不算太高,但就这么滚落下去肯定是没命了的。

   清兵们个个吓得面无人色。

   他们之前已经领教过这玩意的厉害,被他炸中和被火炮轰到效果是差不多的,都是死无全尸。

   若问战场上什么比死还可怕,那一定是死无全尸了。

   一想到躯体被炸的七零八落,这些清兵们便感到瑟瑟发抖,一些胆子小的甚至呕吐了出来。

   见绿营兵止步不前,胡全才督促道:“高知府,这是怎么回事。明贼的一些小伎俩就能阻拦大军的步伐了吗?”

   周培公也在一旁帮腔道:“是啊高知府,这个样子让总督大人很难替美言啊。”

   高天爵心道老子才不需要让美言,们两个少在老子面前唱双簧了。

   “总督大人莫急,下官这就督促他们上前。”

   说罢上前一步冲亲兵吩咐道:“命令军法队上前督促,若有逃跑者当场斩杀。”

   既然利诱不行,就只能来强硬的了。

   胡全才逼得这么紧,高天爵若是再不发力就很难交待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