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儿和马滇再度面面相觑,还是有些不确定道:“我们,真的回来了?”

“没错!你们回来了!”

馨儿和马滇下意识的捏了捏古灵和妙尘的脸,直到将他们两的脸都捏红为止,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发现并没有雷电落下。这才一脸兴奋道。

“万岁!我们回来咯!”

这一声欢呼,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为两人欢呼雀跃。

自馨儿四年前离开以后,众人已经很少有这么快活过了,如今馨儿再度回来,虽然遇到了不少危险,但当她醒来的时候,依旧带着欢快的心情,带着无人能比的感染力,让在场的人都忘却了苦难,露出了笑容。

这种欢快地气氛在这狭窄的房间中不断环绕,不断升温,一时间,众人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当年把酒言欢,载歌载舞的日子,透过馨儿,众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更看到了当年,那熟悉的背影。

精怪来到古灵身边,双手伸出,一把抓住古灵怀里的馨儿。

“来,馨儿,快让姐姐抱抱,姐姐这几年可想死你了!”

馨儿微微一怔,并没有反抗,反而继续往精怪的怀中靠了靠。

这下古灵却不乐意了,紧紧的抱住馨儿,将她贴在怀中,不让精怪抱着,一脸嫌弃的看着精怪道。

“你着啥急呀,我还没抱够呢!一会再给你!”

清甜文静美女咖啡馆文艺写真

精怪依旧伸手抓着馨儿的肩膀,想要将她从古灵的怀里抽出,一脸不满的看着古灵道。

“哼!你每次都说下次!但每次都没有下次!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下次了!这次,馨儿我是抱定了!”

“做梦!”古灵狠声道。

就这样,两人像小孩子抢玩具一样抢着馨儿,可怜的小馨儿只能被埋在那柔软的山峰处,小脸蛋被大山峰给挤得快要不能呼吸了,只能艰难的喘息道:“两……两位姐姐,我……我不能呼吸了。”

古灵这才让馨儿从自己怀中带起头来,只听“啵”的一声,馨儿的脸终于从夹缝中挣脱开来,感受着周围馨儿的空气,馨儿这才松了口气:哎呀妈呀,憋死我了!

古灵和精怪看着一脸解脱的馨儿,感到十分惊讶。

“馨儿,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古灵姐姐的?”古灵抓着馨儿问道。

馨儿嘻嘻笑道:“嘻嘻,很简单呀,两位姐姐虽然长得一样,可是性格还是有差异的,古灵姐姐是比较强势的,而精怪姐姐是比较不讲道理的。从两位姐姐的对话中,我就猜到了,现在抱我的是古灵姐姐~~”

“原来是这样……”

古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和精怪没什么差别,如今被馨儿这么一说,这才明白两人的差别再也,也终于明白为何一直都骗不了吴轩、袁熊和无名他们,原来,关于两人的性格,他们早已知道的一清二楚。

古灵这么想着,抱着馨儿的手不由得有些松了。

“有机会!”

精怪当机立断,猛地从古灵手中抽走馨儿,将馨儿抱到了自己换里。精怪从古灵手中抢走馨儿,简直比小时候从她手中抢走玩具还要开心。

此时,精怪正一脸得意的看着古灵。而古灵则怒视着精怪,最后冷哼一声,并没有选择从她手中夺回馨儿。

见古灵不再打算跟自己争抢馨儿,精怪心中一阵窃喜,看着馨儿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嫩嫩的小脸蛋,别提有多开心了,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埋在胸中,微微嘟起嘴道。

“哼!馨儿净爱瞎说,我哪有不讲道理了,我明明很通情达理的好吗。”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精怪反而将馨儿抱的更紧了。

虽然人换了,可山峰的大小却一点没变,可怜的馨儿只好有一次被挤扁,在山谷间艰难的喘息着。

“精怪姐姐……我不能呼吸了……”

抱也抱够了,精怪这才将馨儿放下,让她重新做回玉床上,但依旧十分爱不释手的捧着馨儿的小脸蛋,在她额上留下了一抹唇印。

馨儿嘿嘿一笑,也在精怪脸上香了一口。这一举动可把精怪乐坏了,但同时也把古灵给气坏了,势必要馨儿亲自己两口才肯罢休。

可怜的小馨儿只好在两人脸上香了一口又一口,直到嘴唇都干了,两人这才肯罢休。

而这时,一旁的吴轩灿灿的朝着馨儿走了过来,掏出一个小葫芦,嘿嘿一笑。

“嘿嘿,小馨儿,爷爷看你嘴唇干干的,是不是口渴了?来,这是爷爷珍藏多年的幽兰花露,拿去喝了吧,喝了就不渴了。”

说罢,便将那酒葫芦递给馨儿。

馨儿接过葫芦,打开盖子,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扑面而来,馨儿沉浸在那迷人的花香中,香味顺着她的鼻腔,进入她的体内,整个五脏六腑都受这香味的影响,变得有些雀跃。

看着那葫芦,馨儿自然是知道吴轩想要干什么,也不客气,拿起葫芦里的水就往口里灌。

甘露入喉,一股无比舒爽的感觉自喉中迸开,馨儿只觉得体内有无尽的甘露流淌,将干旱尽数浇灌。

馨儿的体内不再缺水,喉咙不再干燥,嘴唇不再干裂,那迷人的嘴唇,变得红润有光泽,几滴晶莹停在嘴边,让那张樱桃小嘴看起来更加娇嫩欲滴。

“啊~好喝!”

馨儿**一声,痛快道。

见馨儿一脸满足的表情,吴轩嘿嘿一笑,不断朝馨儿挑眉弄眼,侧脸凑向馨儿,不断的晃动着脸上的肥肉。

馨儿嘿嘿一笑。

“啵!”

一道浅浅的唇印停在了吴轩脸上。馨儿微微皱眉,看着吴轩,有些嫌弃道:“吴轩爷爷,你该减减肥了,脸上油腻腻的,亲的难受死啦!你再不减肥,以后就没有亲亲了!”

摸了摸自己的哪张肥胖的脸蛋,感受到那若有若无温润感,吴轩只感到心头一阵爽快:这幽兰花露用得,真踏马值了!

赶忙点了点头,保证道:“放心!放心!爷爷一定会减肥的!下次让你见识见识爷爷的八块腹肌!”

馨儿点了点头,这回,轮到袁熊红着脸慢吞吞的走了过来,看着馨儿,咳嗽两声道。

“咳咳,那个……馨儿你没事吧?爷爷这没啥好给你的,就给你一个忠告吧,咳咳,下次小心点,无论何时都要相信自己,保持自信知道吗?”

说没什么好给馨儿的自然是假的,袁熊的宝贝数不胜数,他巴不得将自己的所有宝贝都给馨儿,可是为了馨儿的未来着想,他们不得不将宝贝收起来,让她自己探索,自己获得属于自己的宝贝。

袁熊早就知道自己送给馨儿的盾牌早已坏掉,不过袁熊也没有打算给馨儿另一件保命装备,毕竟众人已经答应过无名,不能让馨儿在他们的庇护下成长,未来的路,必须要他自己走,才能看到希望。

虽然袁熊没有给馨儿什么物质上的帮助,但馨儿还是非常感激袁熊给自己的忠告,重重的点了点头。

“谢谢袁爷爷!我一定会记住你给的忠告的!”

“啵!”

袁熊老脸一红,十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馨儿嘿嘿一笑,看向妙尘,真诚道。

“也谢谢你,妙爷爷,如果没有你带我,我也不可能来到这,更不可能和其他爷爷姐姐们见面。”

说罢,正打算在妙尘脸上香一口。

妙尘哈哈一笑,揉了揉在馨儿的头,笑道:“哈哈哈,我就免了吧,你要真有心谢我,不嫌弃的话,就亲小滇一口吧。”

馨儿一听,顿时俏脸微红,仿佛要滴出水来。带着怀春少女特有的羞涩看着马滇,美眸中隐隐有秋波浮现。仿佛只要马滇点头,馨儿就会将眼睛闭上,将秋波藏起,顺着红唇,送到马滇脸上。

然而关键时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马滇终究还是怂了,看着馨儿美眸闪烁着深情,马滇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赶忙转头看向妙尘,微怒道。

“爷爷!”

妙尘哈哈一笑,“怎么?爷爷好心帮你都不愿意呀?你这小子还想什么呢?馨儿都准备好了,赶紧把脸凑上去呀!”

听到这,馨儿的脸更红了,不过并没有表示反对,也没有表示赞同,而是静静地坐在原地,像一朵含羞待放的雪莲。

马滇急忙抓着妙尘的手,略有些尴尬道:“爷爷,你快别说了。”

妙尘确实不再说话了,此时的他,正和其他人一起大笑呢。

听着众人欢快的笑声,马滇倍感窘迫,只觉得脸红心跳,眼前微热。

看着馨儿,手舞足蹈道:“馨儿,你……你别太在意,爷爷他跟你开玩笑呢。你,你别多想。”

馨儿十分害羞的点了点头,“下……下次吧。”

马滇一听,摸摸垂下了头,可内心依旧无比的欣喜,“好……好。”

众人哈哈大笑,只觉得这两个小家伙,有戏!

不得不说,这一届的大地之母和风之子实在是太有趣了,既没有产生矛盾,也没有所谓的宿命对决,而是相处融洽,隐隐有互为羁绊的迹象。

“看来这下,苍生有救了!”

众人这么想着,心中更是喜上加喜。

“好啦好啦,爷爷不闹了,你们两个小家伙快给我们说说你们是如何从风雷道里走出来的吧。”

两人点了点头,开始讲述在风雷道里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