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飞说完话之后,沈小勇的嘴角抽了抽,转头死死的瞪着大背头。

“你说了这些话?”

沈小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问道,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大背头。

如果余飞要用这件事做文章,作为公职人员的大背头,他的仕途将彻底的完蛋,沈小勇清楚余飞制造舆论的能力有多厉害,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害怕余飞。

“我…没…”

大背头想要否认,可是话都到了舌根上,他却不敢说出否认的话来,因为沈小勇的眼神越来越狠辣。

“道歉!如果他无法原料你,我也保不住你!”

沈小勇恨铁不成钢的说到,说完后退一步,站在了一边,摆明了这是在告诉余飞,我和这个傻逼划清界限,如果他不识好歹,你随便处置,我不会做任何的干涉。

大背头这才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不能惹的人,他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子,还真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明明是为了保护沈小勇的老爹,最后自己反而成了弃子。

“这位兄弟,对不起!”

明显看得出来,这一行人余飞是地位最高的一个,大背头对着余飞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老老实实的说到,虽然语气中有不甘,可是态度的确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道歉都能解决问题,要法律干嘛?要枪子儿干嘛?”

水嫩女生雪肤魅影晶莹剔透般迷人

余飞冷笑了起来,如果今天不是沈小勇回来的巧,自己兄弟几个正好又有自保的能力,说不准一顿好打必须挨上,完事照样得进局子,下场会相当的惨。

大背头想用一句道歉就解决问题,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自己今天就要让他从今往后,都没有脸在走进来这里上班,让他为此付出代价。

这种为了上位,不择手段没有原则的人,在余飞看来根本没有资格在这里吃公粮,还不干人事。

“兄弟,我认栽,你划个道道!”

大背头咬咬牙,抬起头直视着余飞说道,一副我今天认栽,改天再找场子的表情。

“哟呵,还给我讲黑话,好啊,听好咯,你让我的兄弟喊你一声爷爷,我们兄弟宽宏大量,也不难为你,给你降一级,你喊我兄弟一声爸爸,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

余飞冷笑着说道,这种不知道尊重别人的人,自己也不必当他是人,只要他今天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叫出来,他以后必然再没有脸面走进来这里。

“你不要欺人太甚!”

大背头怒目圆睁,瞪着余飞大声说道,自己委曲求,就是为了现在的地位和工作,如果叫出来,自己也没脸来这里上班了。

“欺人太甚?你如果这样觉得那就是这样,你可以选择不叫,现在你就可以走了,我想咱们会很快见面的,到时候恐怕就不是喊爸爸那么简单了。”

余飞淡然一笑,此人还有点血性,可惜自己压根就没给他留退路,只留给他一个死胡同,他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你给我等着!沈局长,我请半天假!”

大背头指着余飞,眯了眯眼,眼中满是杀意,丢下一句话,不等余飞和沈小勇回话,转身就离开了。

事情闹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彻底成了僵局,沈小勇也有点尴尬,不过看余飞的眼神也有点担心。

“余飞今天下午你最好小心点!你要办什么证件,先进去让其他人帮你办,我很快就回来。”

沈小勇摇了摇头,提醒了余飞一句,转身也上车离开了。

有沈小勇这句话,余飞当然非常开心,带着刀疤和瘦猴走进去,工商局的人一路绿灯,快速帮余飞将这里可以办理的证件都办完了,然后坐在会客室等待了起来。

沈小勇很快黑着脸回来了,走进会客室的时候,给余飞挤出了一丝尴尬的微笑。

“余飞,今天的事情实在不好意思,老爷子脾气不好,你多担待!”

走到余飞面前,沈小勇主动认错,看来监控他也看了,医院他也去了,知道所谓的腿断了都是他老爹的碰瓷行为,根本没事,既然错不在余飞,他也不会没事找事,给自己找麻烦,这种缺理的事情,才是余飞最好拿捏他的地方。

“那是你爹,你也不好处理,我理解,加上你处理事情的态度不错,以后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但我建议你一句,老爷子年龄大了,早早回去养老为好。”

余飞微微一笑,自己和一个半条腿埋进土里的人计较,那就显得太没品了,索性送一个顺水人情,不过余飞如果下次来这里,着实不想再看到那个老不死了,怕自己忍不住还一脚回去给踹死了。

“谢谢!我记下了!”

沈小勇急忙答道,回来的路上,他生怕余飞揪着不放,毕竟他缺理,看到余飞胸怀这种宽广,他十分的感激。

至于他老爹,沈小勇早就想将老家伙送回去了,就是苦于没有一个好的机会和借口,不然老爹整天在门口狐假虎威,他也难做人,万一哪天上面来了人,老爹给拦住那就闯下大祸了。

“我要办的事情办完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就先走了。”

余飞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了。

“余飞,如果没啥事,你们最好赶紧离开县城。”

沈小勇急忙对余飞说道,仿佛有点难言之隐,所以只是提点了一句,并没有详细的解释缘由。

明摆着沈小勇这是提醒余飞,大背头下午极有可能会对他动手,余飞有点蒙,大背头明明追着拍沈小勇的马屁,可是沈小勇却又仿佛很忌惮大背头,这个关系似乎有点乱。

“知道了!”

既然人家不愿意多说,余飞也不多问,收下这份善意就行了。

余飞三人拿着文件袋走出来,刚刚将车开出门,余飞便转头看向了侧面的一根电线杆下面,一个年轻人,看似无聊的站在那里玩手机,在余飞等人出来的时候,却不断向这里偷看了起来。

余飞装作没发现一样,首先开车向城外而去,刀疤和瘦猴愣了一下,因为按照他们商量好的路线,接下来要去卫生局,不过余飞既然这样选择,他们便跟了上去。

三辆货车快速行驶向了县城外面,毕竟是县城,车流量少,到达郊区的时候,刀疤和瘦猴也发现了,在他们的后面跟着四辆车,车上都坐满了人。

两人也都不屑的一笑,继续跟在余飞的后面。

余飞拐进去了一条小路,三辆货车整齐的没入,后面的四辆车也似乎觉得时机到了,加快车速追了上来。

走了一小截余飞便停下了车,刀疤和瘦猴立马停车,跳下车厢,跟着余飞走回去,站在了最后一辆货车的屁股后面。

后面的四辆车追上来之后,也迅速的停了下来,四辆车所有车门部打开,车上黑压压的人快速的走了下来。

车上下来的人,着装都是黑色背心,黑色运动裤,手里提着的家伙什就五花八门了。

余飞微微皱眉,合水县按理说就剩下了刘老大一家独大,刘老大怎么会让其他人发展到这种地步,而且刘老大的人从来没有统一着装的要求,看来这些人不是刘老大的人了。

人群之中余飞一眼就看到了大背头,他一脸得意的笑着,大步向这边走来。

“原来如此。”

余飞忽然明白为何沈小勇和大背头的关系这么复杂了,一个毕竟背景不干净,还想向上爬,所以攀附上司,一个因为知道对方有这么一伙助力,所以十分的忌惮防备。

“余哥,让我来吧!”

瘦猴看到这些人,激动的搓搓手,自从学武之后,他还没和人动过手,早就痒痒的不行了,看到这么好的机会,急忙主动请缨。

“你这样是不是太不尊重对手了?”

余飞笑着对瘦猴问道。

“我动手,才是对他们的尊重,不然余哥你和刀疤动手,他们会怀疑人生。”

瘦猴耸耸肩说道。

“行,小心点。”

余飞这才点点头,光说不练那是空把式,也该让瘦猴动动手了。

这边都决定好那些人的命运了,大背头才是带着人走到跟前。

“跑啊!怎么不跑了!”

大背头得意的对余飞喊道,说话的功夫,黑衣人已经散开呈现扇形,挡住了他们的退路。

“跑什么?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我准备抽根烟等你认爸爸呢!”

余飞微微一笑,点起一根烟之后,淡淡的说到。

都到了此刻,大背头觉得胜券在握了,余飞还这么淡定,他顿时更加的恼火了,在他的预想中,此刻余飞应该痛哭流涕,跪下来求放过,可是一切恰恰相反,这样的反差,让他更加想要虐待余飞,直到余飞跪地求饶。

“你这是找死,我今天就把你埋在这里,做的春秋大梦去吧!给我打!”

大背头捏紧了拳头,下令黑衣人动手,他说完之后,那些黑衣人立马扑了过来。

“交给你了!”

余飞对着瘦猴点点头,丝毫没有动手的打算。

“没问题!”

瘦猴扭了扭脖子,脖子上的关节发出咔咔的声音,学者电影里的人物,十分潇洒的大步上前,摆出一副无敌的架势。

刀疤和余飞对视一眼,两人都笑了起来。

瘦猴这么嚣张,绝对是树大招风,黑衣人立马转头向他冲了过来,黑压压一片看起来相当的威武壮观。

“啊!”

瘦猴忽然扬天大喊了起来,黑衣人一愣,余飞和刀疤也蒙了,瘦猴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超级赛亚人,变身!”

不过瘦猴一声嘹亮悠长的大喊过后,下一句话,差点将所有人雷的趴在地上,这是在打架好不好,能不能认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