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由榔拿下扬州后最纠结的事情莫过于如何处理这些富商。

扬州之富甲天下,这些商贾个个富可敌国。

之前朱由榔对此还是半信半疑,此刻已是彻底信服。

光是这些商贾的府邸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价值上万两银子的豪宅,扬州首富周元兆的宅子更是占地极大,说是微缩版的紫禁城也不为过。

跟它比起来,朱由榔在昆明和成都的行宫都显得有些寒酸。

这些扬州城的豪商巨贾家产加在一起几百万两肯定是有的,弄不好能有一千万两。

哪怕是对明军而言,这也是一笔巨资。

这些银子足够明军消耗一年,甚至更久。

但是朱由榔作为大明的正朔天子,不能无所顾忌的直接将这些商贾抄家。

凡事总得有个由头。

朱由榔最多挑出一个典型,杀鸡儆猴来敲打那些不懂规矩的商人。

森系唯美短发女生逆光触寻户外写真

这些商人若能乖乖的交出银子来孝敬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若是朱由榔一味用强,银子是肯定能够拿到的,但无异于杀鸡取卵。

如此一来会极大的刺激到商人群体。

那些清军统治下的商人得知消息后一定会拼命资助清军。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城破他们的命运会和这些扬州的商人一样任人宰割。

这是朱由榔万万不想看到的。

毕竟大明朝廷是正朔,不能像草台班子那样随意索取。

最终朱由榔决定设下一场宴席,宴请扬州城中的豪商巨贾。

这场宴席可以看作是一场鸿门宴。

朱由榔可以在宴席上敲打暗示商贾们主动捐银。

相信只要是有些政治觉悟的都会立即捐钱保平安。

装死装傻当然也可以,那就怪不得朱由榔心狠手辣了。

朱由榔可不是崇祯,容不得商贾们那么欺凌。

几番权衡之后设宴的地点选在了扬州府学。

之所以选择这里主要是因为府学是扬州的教育中心,在此举行宴会政治意味十足。

除此之外扬州府学也是一个顶级的江南园林。

其中亭台楼阁假山水榭样样俱,在此举行宴会雅意十足。

还有一点,这府学是扬州商贾们集资修建的,朱由榔叫他们来这里就是暗示他们拿银子出来。

朱由榔想要把此次宴会搞成赵大杯酒释兵权那样巧妙,以后说不准可以流传青史。

综合考量后选在府学设宴是再合适不过了。

虎贲军作为圣旨的宣贯人负责将皇帝陛下的旨意传到扬州城的大街小巷。

凡是有头有脸的商贾,基本上都接到了旨意。

几十个豪商巨贾接到圣旨后都是惊呆了。

毕竟他们是身份低贱的商贾,虽然富甲一方,但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能够参加皇家的宴会。

这种身份的逾越,放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是其确实真真实实发生了。

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被大明皇帝盯上没有什么好事,但总得应对不是?

几乎所有商贾第一时间都想到了周元兆。

周老员外作为扬州首富在扬州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一言一语都可以左右群商的行为。

却说周元兆自身难保,愁的直叹气,得知群商来拜见暗叫不妙。

若是只他一人不去赴宴还没有那么明显,找个染病的由头或许就能蒙混过去。

可现在若是他开了口,所有商人必定会借口是遵从周家的意思,那这口黑锅他周元兆就背定了。

那样就变成了周元兆教唆鼓动群商对抗皇帝,性质就完变了。

周元兆长叹一声,显得很是无奈。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那就是前去赴宴。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至于是生是死就由不得他了。

周元兆只能乖乖的把性命交出去,鸿门宴也好,断头宴也罢这宴会他必须得去。

好在周元兆提前料到了这个局面,已经安排儿子周遇吉走海路将资产转移到了北方。

如此一来便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周家这偌大的家业也不至于完便宜了别人。

宴会当日,扬州城中的豪商巨贾纷纷十分低调的来到府学赴宴。

他们一改以往鲜衣怒马的打扮,只着布衣青皮小帽。

这自然是为了掩饰他们的财富,但这点小伎俩如何能够蒙骗的过天子。

朱由榔已经吃定了他们,便是他们打扮成什么样,朱由榔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在府衙大门处商贾们接受了虎贲军的检查,别说是想携带刀剑了,就是匕首也不可能。

天子的安危是虎贲军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在这点上绝对不容任何失误。

包括周元兆在内的一众扬州富商对府学都不陌生。事实上他们的不少子侄都在此就学。

此时的府学和明初时完不同。那时候要想考上府学必须通过小三关考试,即县试、府试、院试。

考中者为秀才,也就是说只有秀才才能入学。

但明中后期开始,风气渐渐变了。奢靡享乐之风盛行。

甚至连科举都沾上了这种风气。

秀才里面多出一个增生、附生。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只要家里有钱捐出一个生员也不是不可以。

在贫穷的地方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扬州这样寸土寸金的大富之地了。

扬州府的学官是个附庸风雅的人,他嫌弃之前的府学修建的过于刻板寒酸,便暗示城中商贾捐银子修建府学。

捐出一千两的可以给子侄求个秀才功名,捐出一万两的可以保举一个贡生名额。

这可谓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了。

这些豪商巨贾最不缺的自然就是钱了。

一时间捐银者无数,甚至攀比了起来。

府学学官见状乐得合不拢嘴。

他没想到自己象征性的表示了一番,这些商贾就这么上道。

府学学官把捞到的大部分银子都眯了,留下一小部分修建府学。

饶是如此,府学也被他修建得富丽堂皇,其中景致错落有致,可谓是个极为精美的园林了。

这些商贾大多受邀来参观过府学,毕竟他们是出资方嘛。

可现在再来看到其中景象,心里都是十分忐忑。

皇帝陛下叫他们来这里赴宴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

难道皇帝陛下已经知道他们给府学捐银子的事情,打算借此暗示他们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