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漱溟一颗心不停的下沉。

一出了宗师府,外面便是繁华大街。

宗师府大门外,台阶下站着苏茹、赵常德及萧梅影萧妙雪,外围是十名青衣护卫环绕。

“公主!”萧妙雪忙迎上来,看向双眼紧闭的李澄空:“他怎么出来啦?”

“殿下,老臣来吧。”赵常德上前接住李澄空,背到身上。

独孤漱溟任由他接过去,沉着脸掏出一颗灵丹,玉指一点李澄空颊齿,李澄空嘴巴张开,灵丹塞进嘴。

萧梅影轻声道:“公主,他这是受伤了?”

“死了!”独孤漱溟冷冷道:“回府!”

她临走之际,扭头深深看一眼宗师府,纵马而去。

众护卫在前面开道,宛如手持辟水珠行走于江河,挤开人群,一路疾行赶回公主府。

清溟公主府气势堂皇,宽阔壮观,紫瓦在阳光下闪闪放出富贵之气。

赵常德很快招呼公主府侍从们在偏院建一座灵堂,李澄空的尸首放在灵堂内。

清纯美女白T恤盛夏靓丽美图

灵堂刚建好,圣旨来到,半年之内不得离府,老老实实呆在公主府内。

独孤漱溟面无表情接了圣旨,紧接着便闭府不出。

三天之后,公主府内升起冲天大火,火焰熊熊映红了公主府上空,据说是火化了李澄空的尸首。

这天清晨,萧梅影与萧妙雪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轻盈来到后花园。

一踏进后花园,便听到“嗖嗖嗖”连绵不绝。

两人往前走,看到在一片百花齐放的花圃中央,铺着红泥的小练武场上,独孤漱溟挥剑如电。

她一袭白色劲装,头顶白气蒸腾,裹在一片寒光中,长剑割裂虚空声不绝。

两女放轻脚步,对或缩在树林边、或贴在花圃一角、或倚在假山旁的十几个侍女摆摆手。

众侍女如蒙大赦,忙小心翼翼退出去。

萧梅影与萧妙雪越过练武场,踏进湖上的曲廊,沿曲廊来到一间水榭前,开锁进去,榻上正躺着李澄空,脸色红润栩栩如生仿佛熟睡。

这已经是第十六天。

“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妙雪轻叹。

她们两个很不理解,为何装作火化了李澄空,没有真正火化。

既然不想火化,那就不火化便是,为何还要装作火化了的样子,一幅掩人耳目的架式。

可偏偏独孤漱溟一句话不肯多说,而且李澄空没有火化的事,只有她们四个知晓。

所以打理李澄空的身体的活只能由她们两个亲自负责。

她们身为公主的贴身侍女,平时只负责服侍公主,其余琐事都交由一般侍女。

李澄空现在便是公主一般的待遇。

萧梅影轻声道:“公主不是说了嘛,时候到了,自然告诉我们。”

“唉……”萧妙雪道:“死都死了,留着尸首有什么用。”

萧梅影道:“公主的心情不好,你别多嘴。”

整个公主府处于压抑与紧张之中,越来越严重,公主的脾气越来越坏。

侍女或者太监们稍微出一点儿错,独孤漱溟一反常态,不像从前一样发脾气,只会冷冷瞪一眼。

积威所致,这冷冷一眼足以让侍女们心惊胆颤。

脚步声响起,赵常德端着一个银盆轻手轻脚进来,对两人笑笑:“还是我来吧。”

萧梅影与萧妙雪嫣然娇笑,如释重负:“有劳赵公公啦。”

她们才不想伺候李澄空,能有人代劳再好不过。

“应当的。”赵常德脸笑成一朵菊花。

银盆里有水有毛巾,他挤干了毛巾轻轻擦拭李澄空的脸,手臂,还有脚。

萧妙雪笑道:“赵公公亲自伺候,这李澄空虽然死了,也真够荣幸的。”

“他救玉妃娘娘,那就是救了公主,侍候他我也是心甘情愿。”赵常德笑眯眯的说道。

“公主!”萧梅影轻声道。

两人扭头看,独孤漱溟已然无声无息进来,正盯着李澄空看。

她摆摆手。

“是。”三人后退便要离开水榭。

“守着后花园。”独孤漱溟冷冷道:“今天谁都不准靠近后花园!”

“是。”三人轻轻退出去。

“唉……”出了水榭,三人皆叹一口气。

他们都觉得独孤漱溟是魔怔了。

可偏偏又没什么办法,又不能出府,没办法散心排遣,困在府里不能见玉妃娘娘。

也难怪公主会暴躁,公主府虽大,可对于习惯于往明玉宫里跑的公主而言,也太憋闷了。

——

独孤漱溟坐在榻前,盯着李澄空的脸,又摸摸他胸口,眉头紧锁,脸色越发阴沉。

救命灵丹没用,心脏仍旧是破碎的,恐怕这一次假死变成真死。

严宽老贼!

她咬牙切齿,偏偏拿这个严宽无可奈何。

严宽是父皇绝对的心腹,在父皇跟前说话比自己更管用,告状也没用。

这严宽仗着宗师府的府主,根本不把自己放眼里,否则为何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换成别的皇兄,恐怕不会如此!

将来的皇位谁坐也轮不到自己一个公主,所以严宽老贼有恃无恐,知道自己无可夺何他!

她深吸一口气,自己还是错了!不能再这么不争不抢下去了!

该争的还是要争,没有权力,光凭着公主的身份照样会被人欺到头上!

如果自己有足够权力,严宽也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

看着李澄空平静的脸庞,内疚好像蚂蚁般啃啮着她的心。

如果没给李澄空九转飞仙诀,便不会用这一险招,李澄空纵使不能离开宗主府,可照样能活着。

“嗯……”一道轻吟打断了她思绪。

李澄空捂着胸口慢慢坐起,同时睁开眼四处看。

“你……”她大喜过望。

李澄空捂着胸口:“我这是……”

“快!”独孤漱溟忙将一颗灵丹塞他嘴里,迅速说道:“严宽老贼怕你是假死,打了你心口一掌,快看能不能治好。”

李澄空点点头,运转九转飞仙诀。

灵丹化为一道香气,顺喉而下直接钻进心口,顿时融融暖意驱散了周身阴冷。

独孤漱溟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看着他煞白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红润,头顶白气蒸腾,气势正一点一点攀升。

好像一座山峰正在拔地而起,越升越高。

她长长舒一口气,终于是活过来了,死不了!

心脏被碎还没听说过能活的,但九转飞仙诀神妙,死了都能活,更别说心脏碎了。

她脸上露出笑容。

“嗯?!”她笑容凝住。

李澄空脸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苍白,从红润变成煞白仅数次呼吸时间。

他气息也迅速衰弱,如一座巍巍巨峰迅速下沉入地底,不见踪影。

他气势无,声息无。

她玉手颤抖着,慢慢靠近、停在他鼻前一动不动。

她眼神迅速黯淡,李澄空已然气绝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