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被一辆货车给收拾的没脾气,周围其他的车辆都不禁跟着看起了热闹,对于余飞的车技十分的佩服,毕竟跑车的加速性能非常的好,想要将跑车给挡住,余飞需要很高超的车技,还需要非常快的反应速度。

可是这两点余飞都具有,所以法拉利只能在后面老老实实的吃尾气,想要超越余飞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使用违章的方法,那么他就首先输了一大半。

袁心怡坐在车里,根本没发现余飞的这些小动作,因为余飞不断的和她聊天,每一个操作都行云流水,仿佛是前进必须的操作一般,根本看不出异样。

终于到达了如在家酒店,与诶率先进入了停车场,将车停好之后法拉利也停在了边上,男子脸色难看的走下了车。

“唉哟,你不是开着跑车吗?怎么没有提前到啊?”

余飞走下车微笑着问道。

“哼!”

男子气的都要翻白眼了,冷哼一声略过的余飞,走到了袁心怡的面前。

“走吧,心怡!”

男子强压着火气,内心已经在思考如何整治余飞。

“我先走了!”

袁心怡眼神示意余飞别再挑衅了,跟着男子向酒店内走去。

清风妹子纯真迷人

余飞微微一笑,拿出了手机打给了陈茜茜,快速交代了几句。

当男子带着袁心怡走进如在家酒店的时候,店里的员工告知他们,之前定下的包厢,因为客人用餐时间太长,还没空出来,不过有一间同等档次的包间可以替换。

男子早就迫不及待了,立马答应了下来,当他带着袁心怡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替换的所谓包间,其实就是用植物和栏杆,在一楼的大厅隔出来的单间而已。

这也只是给人一种心理上的高贵感,其实和坐在大厅中间没什么区别,男子想要一个与外界彻底隔开的单间,服务员立马告诉他要吃吃要么走,他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带着袁心怡走过去坐在。

他们刚刚坐下,酒店之中安装的一个摄像头,缓缓转向,镜头指向了他们这衣着,而此刻余飞正坐在监控室,摄像头的移动就是他亲自操作,懒散的靠在椅子上,手里叼着一根烟,余飞眯眼看着不断向袁心怡献殷勤的男子。

原本在监控室置办的两名保安,站在余飞的身后,跟着余飞一起盯着监控屏幕。

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男子的一举一动都在余飞的眼皮子底下,余飞有信心对方敢玩什么幺蛾子,自己立马就能将他识破。

要是男子知道,这个酒店是余飞名下的产业,他恐怕打死也不会带袁心怡来这里了。

袁心怡坐在男子的对面,行动得体又和对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很快两个人便点完菜,服务员首先送来了酒水。

男子急忙打开一瓶红酒,给两个人分别倒上了一杯,袁心怡似乎拒绝了很久,最后经不住对方的软磨硬泡,轻轻的泯了一点。

“老板,要不我们去将这两个人轰出去?”

一个保安想了半天,觉得余飞亲自前来监视,一定和对方有恩怨,便自告奋勇的说到。

“不用,你们也坐下吧,就当我不存在。”

余飞摇摇头,自己就是想看这货打算用什么卑鄙手段,然后见招拆招,让袁心怡对这种无耻之徒彻底死心。

过了十几分钟,服务员开始上菜了,男子急忙站起来殷勤的帮忙,袁心怡的眼睛在四处看了起来,因为她预感余飞肯定在周围,不过找了好半天也没看到。

余飞在对方站起来帮忙的时候,忽然眼睛一眯,嘴角挂上了冷笑,因为就在对方帮忙的时候,手心里藏着一个小玩意,在袁心怡的酒杯上来回晃了几次,不过因为做的隐秘,袁心怡并没有发现,余飞估计对方这是老手了,所以才这么熟练。

余飞立马站了起来,走出监控室,来到前台之后,让服务员给自己倒上一杯酒,端着酒杯径直走向了袁心怡和男子所坐的那一桌。

服务员刚刚将菜上完,看到余飞来了,急忙给他让开路,然后快速离开。

看到余飞阴魂不散的走到了面前,男子微微皱眉,略微有点紧张。

“我刚好在这里有熟人,就跟着喝了几杯,不过我有点事要先走了,一会吃完饭,恐怕要麻烦兄弟你送心怡回去了。”

余飞一改之前针锋相对的气势,忽然变脸,脸上挂着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对着男子扬了扬酒杯说道。

“恩,没问题!”

男子听到余飞这不是来捣乱来了,竟然是要走了,前来打个招呼,顿时就放松了不少,他最怕的就是余飞搅局了,急忙紧跟着说道。

“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

袁心怡疑惑的看了一眼余飞,因为她知道这不是余飞的作风。

“来,大家碰一杯!”

余飞举起自己的就被倡议道。

男子乐意之极,急忙端起自己的酒杯,袁心怡也不好不给面子,只好也将自己的酒杯端了起来。

“我干了,你随意!”

余飞对着男子挑挑眉,将自己的酒一饮而尽,男子立马不甘示弱的也喝完了自己酒杯里的酒,眼睛又急忙看向了袁心怡。

袁心怡端起来泯了几口,虽然没喝完,但是也喝了不少。

“祝两位用餐愉快!”

余飞微微一笑,拿着酒杯转身就走,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直接就出了门。

男子顿时看余飞都顺眼了不少,因为刚刚他趁着上菜的间隙,已经将听话水放进了袁心怡的酒杯。

正在考虑如何让袁心怡多喝一点的时候,余飞就来神助攻了,他觉得用不了一会,自己就可以带着袁心怡上楼,去自己早就定好的房间享受鱼水之欢了。

可是走出门的余飞也笑了,因为在和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三个人的酒杯调换了,男子端起来的是袁心怡的那一杯,而袁心怡拿着的是自己端过去的酒,自己喝掉了男子的酒。

走出门余飞便在客人等候的区域,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点起一根烟等着好戏开场了。

袁心怡坐下之后,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口菜,其实她心里也一直在防备,男子则心情大好,觉得袁心怡喝了加了料的酒,今天是没跑了,所以他赶紧享受起了美食,准备吃饱喝足了好好的享受一番。

不过几分钟以后,男子就感觉自己精神有点恍惚,以为是酒劲上来了,就喝了几口果汁,可是依旧没有效果,最后他的意识终于渐渐消失了一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袁心怡也发现了对方的异状,叫了几声,发现对方如同傀儡般的应答了几声之后,又呆呆的坐在了原地。

“蔡少爷,我吃饱了,你看咱们的合同什么时候签?”

袁心怡放下筷子,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根本就没有什么合同,我就是为了骗你而已。”

男子直言不讳的说到。

“你为了骗我什么?”

袁心怡猛的皱起了眉头,继续追问。

“为了睡你,我已经在你的酒里,放了听话水,一会等药劲发作,我说什么你就会听什么,我就能玩你一晚上了!”

男子继续实诚的说到,将自己内心所想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你无耻!”

袁心怡气的银牙紧紧咬在了一起,小粉拳都捏紧了。

“现在看清楚了?”

余飞的声音在袁心怡的身边响起,袁心怡抬起头,看到余飞又站在她的身边了。

“你不是走了吗?”

袁心怡疑惑的问道。

“我就是为了骗他喝酒而已,这话你都信?我已经将酒杯调换了,他喝的是你那杯,你喝的是我的酒,不然他为什么会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计划都说出来呢?”

余飞贼笑了起来。

“他在酒里放了什么?”

袁心怡顿时惊呆了,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我估计是‘乖乖水’‘听话水’之类的违禁物品,人吃进体内之后,别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只是小儿科!”

余飞作为男人,平时各种小网站也会欣赏一下,所以这些东西还是知道的,只有袁心怡没机会接触,所以不清楚。

“太可恨了!”

袁心怡想到要不是余飞,自己恐怕就沦落为别人的玩物了,顿时气的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没事,有的是治他的办法,他现在吃了自己下的药,那咱们就让他做点刺激的事情。”

余飞坏笑了起来,一个馊主意立马就涌上心头。

“你不要乱来,他背后的蔡家并不简单!”

袁心怡急忙提醒余飞,要是对方是一般人,袁心怡也不会委曲求的来陪对方吃饭。

“我什么都不做,让他自己去做!”

余飞微微一笑,此刻的男子就是一个说什么听什么的傻子,自己当然不必要多费力气了。

余飞走过去站在男子的耳边,轻轻的对他说了一段话,说完之后男子立马站起来,向门口走去,快速走出大门离开了。

而且几乎同时,余飞快速拿出了手机,联系了一个自己很久都没有联系的人。

“喂,武州,有个大新闻要交给你!”

余飞在那边接通的时候,立马直接了当的说到。

武州之前在合水县城,创办了一个公众号,叫做合水趣事,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可是经营困难,余飞索性堵了一把,用一百万买下来这个公司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

得到资金的武州,立马开始崭露头角,他如今已经将自己的业务范围延伸到了本市所有的县区,成为了班底颇有影响力的媒体人,而余飞这个股东,却从未干涉过,这还是投资之后第一次主动联系此人。

“余哥,你终于想起我来了,什么大新闻?”

武州在电话那边立马激动的说到。

“一会有人要抢银行,算不算大新闻?”

余飞嘴角挂着贱笑反问道。

“算!算!算!我这就让人赶过来!”

武州听完立马激动的说到,这种事别人肯定不知道,自己可以首先来一份独家报道,顺势就在行业内露露脸。

“恩,我稍等把地址发给你,这事能炒多大炒多大,别客气!”

余飞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将地址给发送了过去。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