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病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但病床上的林羽却听得一清二楚。

可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尤其是母亲的哭声,分外尖锐。

因为见义勇为付出生命,林羽并不是第一个,对此他并不后悔,只是觉得对不起母亲。

父亲死的早,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海市人民医院,与母亲的生活正要明亮起来,没想到却出了这种意外。新八一首发

“该死的老天。”

好人果真没有好报,林羽低声咒骂了一声,眼皮再也撑不住,缓缓合上。

“我的儿啊!”

一声凄厉的哭声猛地将林羽惊醒,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此时竟然站在床尾,而母亲正扑在床上嚎啕大哭。

“妈,你哭什么,我这不好端端的在这吗?”

林羽大喜,以为自己神奇痊愈了,伸手一拍母亲,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母亲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扑在床上痛哭。

丸子头美少女治愈系纯美写真

林羽神色一变,抬头看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自己,面色干瘪发青,显然已经没了生气。

我死了?

林羽低头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发现身子有些虚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林羽大惊,原来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新八一首发.

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母亲都感受不到。

在护士的帮助下,母亲忍痛给林羽穿上了寿衣,随后护工把他的尸体运上了殡葬车。

母亲跟着上了车,坐在他的尸体旁,紧紧的攥着他的手,红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儿,你放心走,妈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马就下去陪你。”

对于她来说,儿子就是她的部,儿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林羽顿时急了,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缴费之后,工作人员简单给林羽化了个妆,递给林羽母亲一个号码牌,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羽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

“不要!”

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林羽瞬间崩溃。

随着肉身的燃烧,林羽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弱,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

与此同时,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

地狱!

这是林羽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强大的恐惧感瞬间将他吞没。

他的魂魄下意识的在空中乱冲乱撞,光点仍旧不停的从他魂体中飘出,而且速率越来越快。

他眼中的地狱世界也越来越清晰,能听到下面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正在呼唤他。

此时焚化炉内林羽的身体近乎燃尽了,灰烬中一块碧玉色的吊坠突然在烈火中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是林羽外公去世时留给他的,自小戴到现在,穿寿衣的时候,母亲特意没有摘下来。

吊坠光芒越来越盛,随后砰的一声破裂,一缕碧绿色的光影猛地从吊坠中窜出,一下附着到了林羽的魂魄上。

紧接着他脑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乃你祖上圣人,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医道术法,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随后声音消散,庞大的信息量陡然间充斥进林羽的脑海,医道玄术、修行法诀及祖上的一些游历经验一股脑的涌入了林羽的脑海中。

着脑海中的信息,林羽感觉十分兴奋,仿佛打开了一新世界的大门。

但这股兴奋劲转瞬即逝,得到秘术传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经是个马上要下地狱的死人了。

这个念头闪过,林羽脑海中突然跳出一条有关还魂术的记忆。

记忆显示,通过还魂术,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体重生。

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经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了,不过好在关于肉身损坏的还魂方法也有记录,“肉身陨灭,化鬼,觅活体,后附之。”

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气,意思是说自己肉身损坏,要想复活的话,只能通过还魂术化为鬼,找别人的肉身附体。

要知道在人类的意识里,鬼可是邪恶的化身啊,况且自己要是上了别人的身,不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别人的生命吗?

犹豫的功夫,林羽的魂魄已经越来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边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

林羽咬咬牙,看着接连被推进焚化大厅的尸体,突然来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应该可以吧?

数分钟后,林羽来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养中心。

很多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他们活着的只有身体,林羽认为,选这种人附身,就不算杀人。

起先林羽还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过去,寻找合适的身体。新八一首发

但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淡薄,很快将要消弭殆尽,那个来自地狱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急促。

林羽来不及多做思考,瞅准一个二十来岁的男性植物人,念起还魂术,陡然间化为一缕白烟,奋不顾身的钻了进去。

“你逃不掉的!”

与此同时,耳边的呼唤声陡然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林羽便失去了部的意识。

等林羽再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强光刺眼,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里。

成功了!

林羽兴奋的差点叫出来,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体,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针管,接着跳下了床,但脚一落地,身子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

可能因为长时间躺着的原因,这个年轻人的肌肉有些轻微的萎缩。

林羽踉跄着爬起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历,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触摸着床和墙壁,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感觉就跟做梦一样,自己昨天才死,没想到今天又复活了。

稍微活动下,适应了这具新身体,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医院,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见自己的母亲。

此时包子店里挤满了人,十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让林羽母亲还钱。

为了给林羽做手术,林羽母亲被迫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得知林羽死了,小混混们便急不可耐的来讨债了。

“你们放心,我这几天就把店卖了,拿到钱就还给你们,求你们先离开吧。”

林羽母亲红肿着双眼恳求道,希望赶快把他们打发走,儿子刚走,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宁。

“草,你这个破店才值几个钱,你儿子都死了,我们一走,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领头的黄毛混混骂骂咧咧道。

“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跑的,我凑够钱,马上就还给你们。”

“不行,今天说什么我们也要拿到钱!”黄毛不依不饶。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你们也知道,为了给我儿子治病,钱都花光了”

林羽母亲心如刀割,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

“没钱也行,这样吧,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就当还债了。”黄毛眼睛滴溜一转,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林羽母亲微微一怔,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现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新81更新最快电脑端:/

但是现在儿子死了,家也就没了,留着房子还有什么意义呢,还清债,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

想到这里,林羽母亲万念俱灰的点点头,刚要答应,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不行!我们家房子起码值几百万,你们这是抢劫!”

紧接着林羽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操你妈的,哪来的野崽子,关你屁事!”黄毛气不打一出来,看着林羽身上的病号服,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冲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

林羽下意识一躲,伸手一推,黄毛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六米远,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

“给老子弄死他!”

黄毛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下,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上来,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羽连忙抬手还击。

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小混混们惨叫连连。

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竟然连林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林羽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

只需要一拳,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

林羽自己也无比震惊,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很好躲避。

“报警!报警!”

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简直非人类啊。

一听要报警,林羽母亲赶紧冲过来抓住林羽的手,急声道:“小伙子,他们要报警了,你快走吧,这里我来处理。”

“妈,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哪儿能扔下您啊。”

林羽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还能活着见到老妈,真是太好了。

听到他的称呼,母亲微微一怔,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看着母亲的眼神,林羽瞬间醒悟了过来,自己是活过来了,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母亲根本不认识自己。

“不好意思阿姨,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您别介意。”

林羽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坏母亲,急忙编了个瞎话。

“没关系,小伙子,你快走吧,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林羽母亲一边说,一边把他往外推。

林羽没答话,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筷子飞速射向黄毛,砰的一声,将黄毛刚按上110的手机钉到了墙上。

黄毛吓得脸都白了,墙上的筷子离着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点偏差,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自己的脑袋。

“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黄毛吓得顿时惨叫了起来,声音里说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他们先欠自己钱的啊。

“别嚷嚷了,这钱我替秦阿姨还!”

林羽冷声说道,既然自己复活了,那这些债理应由自己来还。

“小伙子,这怎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见,怎么能让你替我还钱?”林羽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于林羽知道她姓氏这点,她并不吃惊,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好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她都谢绝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把钱给我们吧。”黄毛可不管林羽为什么替别人还钱,只要能拿到钱,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给我三天时间。”林羽说道。

“”黄毛有些无语,说的这么牛逼,还以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

“怎么?你不相信我?”

见黄毛没说话,林羽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冰冷。

“相信,相信,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字吧?”看着林羽冰冷的眼神,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名字?

对啊,早上走的急,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样,三天后,还是这里,你只管过来,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

林羽之所以这么有底气,赖自己这具身体。

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养中心,这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先要来用用,等自己赚了钱,再还回去。

见识过林羽的身手,黄毛也不敢多说什么,刚要点头答应,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

林羽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5,车门一开,迈出来一截白皙修长的美腿,随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身穿白色波西米亚长裙的美女。

/book/18/18289/

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

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属于极品。

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

/book/18/18289/

“美女,买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

林羽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见人就这么一腔,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

“你叫我什么?”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

“美女啊。”

林羽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

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声道:“行啊,何家荣,昏迷两个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

/book/18/18289/

/book/18/18289/

内容试读: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绝世大忽悠

人至贱则无敌,余飞将此道快要修炼到极致了,反正是没几个人敢和他比贱。

老头感觉自己都想说句p了,叱咤纵横一辈子,最后被一个小孩子完成了哈巴狗。

主要是余飞这新奇的手段,他连余飞的节奏都跟不上,更别提反击了。

“你要这虚名干什么?”

老头十分的疑惑,这种虚名也无法变成实质的利益或者价值,余飞绕了一大圈,竟然要这个。

“好玩啊!你管得着吗?”

余飞挑挑眉反问道。

“行,你牛,就冲你这不要脸,我看能给你申请一个新时代最不要脸青年的名头吗!”

老头被怼的肝疼。

“只要你申请的下来,这奖我要了!”

余飞瞪大了眼睛,让你耍嘴炮,有本事请我上台,当着国观众的面,给我发一个这个奖,那可比三好青年奖轰动多了。

“行行行,只好你不要在外面乱来,不要留下太严重明显的污点!”

老头揉了揉太阳穴,他不想和余飞多说话了,怕自己等不到余飞治病就被气死。

“成交,跟我走吧!”

余飞终于等到老头答应了,便准备立马行动了,赶紧将这个老头治好送走,钱万贯那边的病人是真的联系好了,还在等自己去救命。

老头急忙跟着余飞下了车,刀疤第三个下车,下车之后,立马伸出了一只手挡在了身后。

“你们不用跟着了,要是有我们都保护不了的危险,你们留下来也是累赘!”

刀疤对着两个打算跟下车的保镖说道。

这话虽然说的很满,但是刀疤如今真的有这个资本了,进入了宗师境界,他已经几乎走到了普通人武学的极限了,这两个保镖估计本来也就是个特种兵,在自己面前不够看。

“这是我们的任务!”

一个保镖瞪大了眼睛说道,在看到刀疤和余飞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自己是个摆设,但是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自己的职责。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免费给病人提供吃住,外人留宿一夜一百万,一顿饭两百万!”

刀疤觉得这两人还是最好别留在这里,或许他们的实力也就那样,但是他们的侦查能力绝对很强,留下来就是隐患。

“我们睡楼道,吃干粮!”

保镖继续毫不犹豫的说到,他们训练的时候,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睡都有过,这只是基本科目。

“睡楼道收费一夜二百万,就算是不在我们这里吃饭,还需要缴纳一顿四百万的借地就餐费!”

刀疤满是威胁的看着两人,价格再次提高了。

两个保镖算是明白了,刀疤是说什么都不会让他们留下。

“算了,你们两个跟我回去,他们这里看似危险,其实没什么危险,他们保护不了的人,你们更加保护不了。”

陈东在车内终于开口了,算是给两人一个借口和台阶,生怕再说下去刀疤就动手了。

陈东开口之后,两个保镖这才悻悻的作罢,咬着牙走回去坐下了。

刀疤耸耸肩满意的转身跟着走了进来,让这样两个人进去,实在是风险太大了。

余飞带着老头走进去,老头也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周围,来这里之前,他看过陈东搜集到的关于余飞和这里最详细的情报,但是情报再准确,永远不如实地查看来的真切。

楼也不高,院子也不

大,人也不多,可就是这些人,一个个似乎都不平凡。

不过这是个养老的好地方,四周山清水秀,一年有四季,季季有风景。

余飞带着老头走进来,陈东立马就让司机开车离开了,不过这太莪村的周围,还藏了多少人那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些人不会随便进入余飞无法承受的范围,他们的任务只是防止有杀手潜入进来。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准备一下。”

余飞对着老者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不过李莹莹很快就来了,给老者泡了一壶茶,然后又悄悄的离开了。

余飞去库房里面,将自己药田产的一年生的人参找了一根,纤细的人参都不如筷子粗细,然后随手用泥土搓了个药丸,最后找到了麻老道,让他给自己随便找一个古玩戒指扳指之类的东西。

值钱的没有,不怎贵重的还有一大堆,麻老道拿来一个破箱子,打开之后里面装满了各种‘一不小心’收集而来的东西。

余飞随便选了一个成色很差,看起来像是几十年没刷牙一般颜色的扳指。

准备完毕之后,余飞便拿着三样东西老道了老者面前。

“药材我准备好了,跟我去单独的房间,我要给你施针治疗!”

看到老者悠然自得的喝着茶,余飞盯着茶杯愣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要不要收点茶水钱,最后想想算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万一老头扑过来咬自己怎么办。

“能让我看看价值十个亿,打个折还价值一个亿,要我老人家连脸都不要,去给你换个奖才能得到的药材吗?”

老者放下了茶杯,转头看着余飞问道,他很想知道,余飞能拿出个什么东西来。

“这当然可以,咱开门做生意,讲究的就是童叟无欺物美价廉!”

余飞舔着脸说道,说完便在自己兜里摸了起来,很快就首先将那根人参掏了出来。

当老者看到那纤细的可怜的人参时,嘴角顿时抽搐了起来,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小的人参。

“这东西有八千八百八十八年的年份吗?”

老者瞪着余飞问道,想到余飞那自吹自擂的话,他真的很想大声的问道:“世间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有啊!你不知道浓缩才是精华吗?这棵人参已经长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本来有水桶那么粗有一丈高,但是在某一天夜里,忽然散发着五彩光芒,然后自我浓缩到了这么大!”

余飞编起谎言来,自己都要被自己忽悠的信了,那认真的模样,老者看的牙根都开始痒痒了。

明知道他在胡说八道,可是老者还无法反驳,因为谁都没见过八千八百八十八年的人参,所以余飞说啥就是啥了。

“那被一千个以上的人,佩戴过的戒指呢?”

人参自己就忍了,虽然不够年份,知道还是真的无疑了,他很好奇,余飞怎么编造戒指的故事。

余飞在兜里扣扣搜搜的摸了一会,终于将那个特意挑选出来,黑不拉几黄不拉几的扳指拿了出来,就仿佛刚刚从下水道里捞出来的一般。

“你好歹找个真玉戒指啊!”

老者要被余飞气死了,这戒指连玉都不是,这种模样,一看就是普通的石头雕琢而成,那恶心人的颜色,鬼才会戴在手上,更被提被一千人戴过了。

“这你就不懂了,这本来是一枚和田玉扳指,但是因为佩戴的人过多,沾染了大量的人气,人气凝结之后,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越难看说明蕴含的人气越多,越可以为你续命!”

余飞鄙视的看了一眼老者,将扳指拿在手里,一本正经的说到。

老者真的想一口唾沫吐在余飞的脸上,你表演就表演,我配合不就得了,你看我的眼神那么鄙视是什么意思?

“那济公的伸腿瞪眼丸呢?”

老者深吸几口气,将怒气压了下去,继续问道。

余飞露出一个迷之笑容,手从领口伸了进去,仿佛电视里的济公一般,使劲的搓了几下,然后手小心翼翼的从领口取了出来。

他的手指之间,捏着一颗看起来十分新鲜,还有点湿的黑色药丸。

“不瞒你说,其实我是济公转世,隐藏在山野之间感悟天地大道,守护一方子民!”

余飞拿着黑色的药丸,仰头四十五度,看着外面的天空,一脸陶醉的说到。

呕……

老者实在忍不住了,感觉自己要吐出来了,这他娘的看电视还好说,但是见到真人版,真的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想到这是别人身上搓下来的泥,皮肤表面人体排泄出来的汗液等废物,还有身体皮屑等等物质的综合体,他觉得自己这是要吃屎了啊!

说实话这东西比屎并没有好多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人家你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吗?来到我们这里水土不服吗?”

余飞一脸关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

老者真的服了余飞了,你他娘的前两件老子都忍了,这个你好歹找个六味地黄丸来糊弄一下也行,你他娘的真的给老子搓泥吃啊!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人为刀具我为鱼肉,他需要靠余飞来救命,不能和余飞撕破脸皮,只能强忍下去这口恶气,等病治好了再收拾余飞这个王八蛋。

“莹莹,找一个药罐子,把这三样东西,放在水里煮一会,然后端来给老人家喝!”

余飞对着楼上喊了一声。

“你给我吃屎就算了,还要煮热了让我吃?”

老者终于忍不住了,手里紧紧的我这茶杯,杀气腾腾的对余飞问道。

余飞愣了愣,这形容好像是有那么一点贴切,要是这东西真的是自己搓的伸腿瞪眼丸的话。

“老人家你误会了,这只是药引子,不吃的话,病没法治!”

余飞这个时候坚决不能松口,一定要咬死了和治病有关,不然就坐实了他坑人恶心人的罪名。

“你确定?”

老者握着茶杯的手都有点发抖了。

“不信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我保证你喝完之后,再让我给你来一套华佗针法,绝对瞬间让你找回十八岁的感觉!”

余飞认真的点点头,一副如有欺瞒你就认栽的模样。

“好,我连草根树皮都吃过,吃你年轻人一点身上搓的泥又何妨,但你要是治不好我的病,我一定让你后悔!”

老者抬起手,颤抖着指着余飞说道,这已经是最后的忍耐了。

“OJ8K!”

余飞立马果断的应了下来。

这时李莹莹才过来,将余飞的三样杰作拿走去煮了。

“要不我先给你施针?”

余飞总觉得被一个老头这样盯着混山难受,便觉得将药引子放在后面使用。

“药引子还有最后使用的吗?”

老者觉得余飞这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老头服了

余飞看到自己快把老头给玩毛了,不禁苦笑了起来,果然是撒一个谎,需要很多个谎来圆。

“当然了,我可不是普通人,我的治疗方法也和普通人不一样,我保证立马让你见到疗效,让你不虚此行!”

自己的目的都达到了,余飞准备放缓一点节奏,好好的和老头相处了。

“好!”

老头黑着脸点点头。

余飞将老头带到单独的治疗室,让他脱了上衣躺在一张单人床上之后,余飞拿来了一套银针,在酒精里消毒之后,就准备开始了。

老头看到那一根根细长的……努力更新中—-请稍后刷新访问

此章节正在努力更新ing,请稍后刷新访问

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先注册个会员好吗!!!

注册本站会员,使用书架书签功能,更方便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请先收藏此页,方便等下,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节咯

推荐大神作者:月关新书:南宋异闻录

南宋异闻录

内容简介:

一个小小家丁,却牵扯着一个千古之秘。一桩离奇命案,把一个恋爱脑的多情大小姐和一个清冷傲娇的小俏婢送到了他的面前。她们,真的只是无辜涉入的人?西湖断桥,诡谲重重。情缘牵一线。真相,只在咫尺之间。

南宋异闻录转送地址:/33xs/317/317553/

/33xs/317/317553/更新最快电脑端:/

内容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