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鸾嘴角微撇,淡淡道:“可笑。”

李澄空道:“人活于世间,一切皆为利益,那活得还有什么滋味?”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陆青鸾冷冷道:“如果你还没这么强,也会这么说?”

李澄空道:“不管何时,我都是这么想的,人活着不能只为纯粹的物质利益,否则,太累太无趣,还是要有一点儿精神追求的。”

自己的功德也算是精神追求吧,应该超脱于物质了,至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陆青鸾斜睨着他。

李澄空微笑。

“有点儿道理,”陆青鸾哼一句:“不过我现在身为宫主,身不由己。”

李澄空呵呵笑了,摇头道:“青鸾,你别跟我装可怜啦,你能完全驾驭得住永离神宫。”

“我现在是顺势而为,才能驾驭,一旦有违永离神宫的利益,必将众叛亲离!”

“未必吧?”

“你了解永离神宫还是我了解?!”

头戴花朵的小清新少女

“……那倒也是。”

“哼哼,所以你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不在我这位子上,不会明白我的压力。”

“呵呵……”李澄空笑道:“青鸾,你是硬的不成来软的,软硬兼施啊!”

“什么软硬。”陆青鸾哼一声:“我是实话实说,你是不想听罢?”

“青鸾,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果真?”陆青鸾明眸骤亮,眼波照人。

李澄空笑眯眯的道:“我不能助你杀皇上而夺位,但可助你掌控永离神宫,让他们不敢乱来。”

陆青鸾明眸黯淡下去,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李澄空哈哈大笑。

陆青鸾斜睨着他:“你捉弄我,很高兴很畅快吧?”

“哈哈,是很畅快,神清气爽,无以名状。”李澄空大笑着点头。

“算是出一口恶气了。”陆青鸾哼道。

李澄空大笑数声才停住,摇头道:“青鸾,我这话一直有效。”

“我真是多谢你了!”陆青鸾冷冷道。

她想完成永离神宫一直以来的夙愿,最主要是为了满足师父的夙愿。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

只是自己功行圆满,剩下的只能慢慢积累,修炼已经近乎顶端,再无所求。

那就只能追求功业。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练成神功,什么也不做岂不太过冤枉?

所以要建立足够功业对得起自己所付出。

“青鸾,那我就告辞,夫人那边还等着我。”李澄空站起身,微笑抱拳。

陆青鸾冷冷瞪着他。

李澄空笑眯眯的,转身离开。

陆青鸾紧抿红唇一动不动,目视他的潇洒身影消失在小径拐角处,感应着他的气息彻底离开。

她静静坐着,宛如一尊白玉雕像。

——

“夫人,还没动静?”李澄空出现在大月明玉宫。

玉妃娘娘正陪着独孤漱溟在后花园散步,身边跟着一群宫女与太监,如群星拱月。

李澄空出现的时候,众人纷纷见礼,口称王爷。

玉妃笑道:“没动静呢,小家伙还真够沉得住气,他外公急得头发都要白了。”

玉妃容光照人,一扫从前的郁郁寡欢。

独孤乾卸了皇位之后,没事儿的时候就呆在明玉宫。

他已经不是皇帝,就不必维护后宫安宁,不必雨露遍施,皇后那边也没什么可安抚的,索性就一直留在明玉宫。

两人已经暗中出去游玩了数处地方。

独孤漱溟轻抚小腹,露出微笑:“快了。”

她有了身孕之后,越发美丽,仿佛一直在放着光华,让人无法直视。

李澄空按一下她小腹,感受着孩子的情形,点点头:“确实差不多了。”

他能感受到小家伙在胎中运功,快要功行圆满了,还真是一个练武奇才。

这便是李纯山的筑基之法。

李澄空都羡慕独孤弦这小家伙了,投胎技术过硬不说,还赢在所有人的起跑线上。

不过这么好的条件,有时候也未必是好事儿,有可能反而养出纨绔子弟。

世人苦苦追求一生而不可得的目标,他已然具足,意味着能追求的目标变小,路变窄,获得幸福满足的途径也极窄。

他端量着独孤漱溟的肚子,摇头不已。

不行,自己得想个办法,帮他一把,不能让他这么容易满足,得创造困难给他。

独孤漱溟摇晃两下玉手。

李澄空收回目光。

“想什么呢?”独孤漱溟笑道。

李澄空道:“在想独孤弦以后的事,不能让他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

独孤漱溟笑道:“你这当爹的,现在就想着找他麻烦?”

玉妃忙道:“那你要如何?”

“要不然,我们隐姓埋名吧。”李澄空道:“不让他知道我们的身份。”

“这……”独孤漱溟沉吟。

玉妃失笑道:“净能胡思乱想,你们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李澄空笑道:“娘娘,如果我们两个隐瞒了身份,再吩咐旁人一起遮掩,那就能瞒得住。”

再聪明也是小,智慧不足,很容易蒙骗的。

“那溟儿以后不来皇宫?”玉妃道:“你不坐镇王府?”

“弄一个小院子,几个人就足够,没必要那么大。”李澄空沉吟道:“而且清溟来这边也快,他发现不了。”

“有意思。”独孤漱溟顿时感兴趣。

玉妃道:“依我看,根本没必要,看看溟儿,即使在帝王家,也没长歪。”

她是舍不得还没出世的外孙受苦。

独孤漱溟摇头道:“娘,小时候受点儿苦也没什么,锦衣玉食的,反而容易厌世。”

同胞兄妹之中,是罕有长歪的,但要说他们快不快乐,十个有九个都不快乐。

“你们两个真能乱来。”玉妃娘娘不能接受:“小时候受苦,那就成了心理阴影,长大了可不得了。”

“不会那么苦的。”独孤漱溟道。

李澄空点点头:“至少也是个中等家境。”

“要不然,跟你父皇商量一下吧。”玉妃只能让独孤乾来阻止了。

“就这么定了。”独孤漱溟道。

“你……”玉妃瞪她。

这死丫头真是有了夫君忘了娘,李澄空说什么都依从,自己说话不管用。

李澄空道:“那我得尽快了,免得措手不及。”

“也不必急。”独孤漱溟笑道:“两岁之内,他还记不住事呢。”

“那可未必。”李澄空摇头。

寻常小孩两岁之内是记不住事,可独孤弦已然筑基,与常人是不同的。

不能拿他当普通的孩子看。

“真有这么神?”独孤漱溟道:“他只是个孩子。”

李澄空摇头:“哪个孩子十二个月不出世?还是小心为妙,我现在就去准备。”

“好。”独孤漱溟笑着点头。

李澄空抱拳告辞离开。

玉妃摇头不已:“你们两个呀……,真能胡闹!”

独孤漱溟道:“娘,放心吧,不会委屈你的宝贝外孙的。”

玉妃哼道:“不准折腾他。”

“行。”独孤漱溟答应。

她心下已经决定,绝不能让独孤弦锦衣玉食,得让他知道民间疾苦。

这有助于他将来做个好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