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对——拜——!”

李澄空与独孤漱溟躬身对拜。

“礼——成——!”悠扬声音中,李澄空与独孤漱溟起身,朝四方众人拜了拜。

众人纷纷抱拳回礼。

李澄空与独孤漱溟进入了凤栖宫内,外面诸人则开始撤退,各归各家。

这一次的成亲大典就是如此的简单,连饭菜都不提供,仅仅让人观看成亲的过程,剩下的不再呈于人前。

既公开,又保持神秘。

众人抬头看,晴空万里,在阳光中矗立的凤栖宫宛如天上宫阙,不似凡间之宫殿。

宋石寒带着宋玉璋与宋玉琪回到云京,返回自己的皇宫,再看自己皇宫,原本觉得壮丽豪华,此时竟然感觉有几分土气。

出云宫内,他们刚刚进来,宋玉筝便跟了进来,忙追问宋石寒:“父皇,结束了?”

“嗯,他们已经成亲了。”宋石寒面沉如水。

他犹沉浸在阳光劈开乌云的一幕中。

江伊涵清新动人写真—性感以外的纯美

眼前总是在不停的闪烁,无法磨灭。

阳光中的李澄空与独孤漱溟,真如神仙中人,仿佛天之子莅临凡间。

“如何?”宋玉筝忙问。

“唉——!”宋玉璋苦笑道:“小妹,我原本还抱有一线希望,希望他们的大婚会被搅黄,当时真的快要成功了,乌云密布,雷电轻鸣,便要下暴雨,如果真下了大雨,他们纵使成亲也不会安稳,说不定会被逼着分离。”

宋玉琪轻轻点头。

“然后呢?没下雨?”宋玉筝问。

“唉——!”宋玉璋再叹气。

他生出强烈的无力感。

宋玉琪道:“没办法,这算是天地见证,再没人能反对,那些大月的朝臣们个个都要老老实实。”

“嗯,他们还有什么脸反对?难道比天地还大?”宋玉璋哼一声。

“什么天地?到底怎么回事?”宋玉筝娇嗔:“大哥,别再卖关子了!”

“好好,说给你听。”宋玉璋忙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他绘声绘色,把当时的情形还有众人激烈的反应都说得清清楚楚,让宋玉筝宛如亲临。

“乌云忽然散去……,阳光破空而来,天地光明大放……”宋玉筝露出古怪神色。

“唉……”宋玉琪露出颓然神色。

天之骄之,如之奈何!

“父皇,我要去一趟南境。”

“……嗯,去吧,不过他现在新婚燕尔的,未必会回南境。”

“他们是老夫老妻了,一定会回南境的。”宋玉筝道。

“那你去吧。”宋石寒道。

宋玉筝抱拳一礼,转身便走。

——

李澄空第三天清晨,回到了南王府。

凤栖宫虽然温馨,但毕竟人太少,不够热闹,还是回南王府更舒服一些。

所以两人已经决定独孤漱溟晚上回南王府住,偶尔去凤栖宫住一住。

他刚刚回来便听到徐智艺禀报,宋玉筝来了,正等着他呢。

李澄空迟疑一下,点点头示意请她过来。

两人在湖上小亭里见面。

宋玉筝上下打量着他,哼道:“真是恭喜啦,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成了亲的人,精气神就是不一样!”

李澄空笑笑。

他面对宋玉筝的时候,难免会有几分心虚。

清风徐徐,拂动了宋玉筝的秀发,两缕秀发垂到鬓边,映得她玉脸越发莹白。

宋玉筝抚掌赞叹:“李澄空,真是好手段!”

李澄空道:“什么手段?”

“祥光照临,天降神人!”宋玉筝咯咯笑道:“好一对神仙眷侣,慕煞旁人呐!”

李澄空道:“你这阴阳怪气的,想说什么!”

“哼哼,李澄空,你明白的!”宋玉筝白他一眼道:“你难道不知道我师从谁?”

“梅谷主怎了?”

“家师可是有行云降雨之能。”

“呵呵,传说而已!”

“哼哼,谁告诉你是传说了?既然家师有如此奇能,你李澄空掌握了便没什么出奇的!”宋玉筝冷哼。

她半是猜测,半是试探。

当初问过师父,到底能不能行云布雨,被师父取笑了一番,又不是龙王,也不是雷公电母,怎能行云布雨,不过是以讹传讹,凑巧而已。

但这件事却埋在她心底。

此时听说了李澄空成亲时的异相,便莫名的想到了师父的传说。

师父做不到,李澄空未必做不到!

反正她是绝对不信所谓的天降祥光,什么神仙眷侣,一定是李澄空的手段。

祥光临体之人,天之骄女,上天瞩意之人,怎能以常理度之?

一场大婚就让独孤漱溟的皇位稳若磐石,再难撼动,现在哪个大月重臣还有女人不能当皇帝的心思?

李澄空算无遗策,定是特意如此,已经算计好的!

他就是想利用这次的成亲,消解掉独孤漱溟背负的压力,现在看已经达到目的。

甚至是父皇与大哥他们都开始敬服独孤漱溟,尤其是父皇,不再是一幅不屑与看热闹的神色。

李澄空哈哈一笑:“你也太高看我啦!”

“你敢拍着胸膛说,绝对不是你的手段?”宋玉筝哂笑。

李澄空轻咳:“过去的便让它过去吧,何必还揪着不放。”

“哼,佩服佩服!”

“客气客气。”

宋玉筝摇摇头:“我是真的佩服。”

这手段也就李澄空能施展得出。

想必是阵法辅以别的奇功,才能达到如此威力。

李澄空笑了笑。

“乌云是你召过来的吧?”

“……是。”李澄空点点头。

“你就不担心?”宋玉筝道:“万一乌云弄得太厚,忽然下大雨了。”

“那也没什么。”李澄空笑道:“我既然能召得来,也自然能送得走。”

“召来乌云,看来你果然能行云布雨。”宋玉筝哼道:“这回你们南境不再怕天旱了。”

“哈哈……”李澄空摇头笑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小范围的操纵云气而已。”

阵法与大天龙功及封神金录三者相合,缺一不可。

仅仅练成大天龙功,纵使能与虚空的天龙相呼应,也没办法行云布雨,因为天龙不是神话中的龙,并不能行云布雨。

但借助天龙的力量,能够推动云雾,然后再辅以阵法,加上封神金录练成的天神,形成了操纵由心的乌云。

最关键就是操纵由心。

让一缕阳光破进来,通过改变乌云,来变化阳光的角度,从而让光柱跟随他们前进,宛如神迹。

可能有人会怀疑是巧合,但光柱跟随着他们两个移动,这就绝对不是巧合能解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