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超脑太监最新章节!

费了这么大的劲却仅仅见一面而已,得了秘笈就行了?

这不符合他一向以来的行事手段。

李澄空笑道:“得了这秘笈就差不多了,至于这个黄晋,且留着吧。”

“难道就不担心?”宋玉筝笑盈盈的道:“我先前看对他很忌惮的,不担心他真能超过?”

李澄空笑了笑:“那就拭目以待吧。”

“说真的,真要放过他?”

宋玉筝渐渐敛起笑容,蹙起黛眉,看李澄空不是在开玩笑,是真要放过黄晋。

李澄空点点头。

“他练的是邪功!”宋玉筝蹙眉道:“一定会害人的,现在放过他,将来有人受害,一定会内疚!”

李澄空笑了笑:“没看到秘笈之前,还不能断定它就是邪功。”

“这还不是邪功?”宋玉筝没好气的道:“这都不算邪功,那天下还有邪功吗?”

与你一起的时光室内居家少女治愈养眼写真

李澄空道:“见过那尊佛像,觉得它邪不邪?”

“看着确实挺邪门儿。”宋玉筝皱眉道:“不过它给我的感觉倒是挺详和的。”

她更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不是眼睛。

李澄空道:“如果不是这种感觉,我就直接杀了这黄晋,不用这么费事了。”

宋玉筝皱眉道:“我实在没办法相信,吞噬精元到这般程度的武功心法不邪恶。”

李澄空道:“还是要看过秘笈之后再说。”

“那万一他跑了呢?”宋玉筝道:“或者成气候了呢?”

李澄空笑笑。

他已经让天人宗的高手跟住,更何况,现在找到了其本命星,更不可能逃掉。

邀请黄晋进王府,也并不是真心,只是为了缓冲黄晋的敌意与戒备。

刚开始他以为让自己不安的是黄晋,见过黄晋之后,他发现黄晋本身并没让他不安,反而是别的力量——那是一股与黄晋有瓜葛的力量让他不安。

黄晋要是直接进入王府,岂不是斩断了这源头?

还是放在外面,然后让人跟着,仔细观察,找到这源头才是正经。

这其中的玄妙很难言喻,解释不清,况且这些都是感觉的事,说了只会让人迷迷糊糊。

叶秋与冷露飘在前头,李澄空与宋玉筝在后头争论,一直说了一刻钟,不知不觉早就离开了小城,来到一座山峰。

叶秋与冷露来到山腰的一座树林,停在一棵一人合抱的古树前,取出剑来轻轻挖泥。

片刻后,一个小玉匣子被挖出。

叶秋小心翼翼的捧着玉匣,轻轻摸索数下。

“啪”匣内一声闷响。

叶秋松口气。

冷露打开玉匣,里面躺着一本古色古香的金书,乍看像是黄金所铸。

“教主,这便是他所藏的秘笈了。”

“怪不得不舍得毁掉。”宋玉筝赞叹道:“当真是神乎其神,这不是黄金吧?”

李澄空伸手拿起,轻轻抚摸,摇头道:“绝不是黄金。”

这比黄金轻盈得多,好像帛布,但又绝不是布,更像是一种合金。

“叮叮。”他屈指轻弹,发出的鸣声似是玉石相撞。

李澄空摇摇头:“这材质很古怪。”

说着话功夫,他已经翻完了二十几页秘笈,完烙印入脑海。

将秘笈递给宋玉筝之后,他闭上眼睛,开始神贯注于推衍这秘笈。

宋玉筝翻看了一遍,递给两位圣女,也在琢磨着这套心法,觉得迥异于自己先前所见。

是一种极致的收敛,收敛再收敛,纯之又纯,然后凝聚成爆炸般力量。

这种路数会很艰难,有违常规,就像练剑法,一般的练法是先学会一套剑法,然后一遍一遍的修炼,将剑法学会,精通、再到精纯。

学得差不多就再学一套剑法,随着剑法增多,对剑法了解更深,先前所学的剑法也不知不觉精纯。

这是一个逐渐的过程,由多而精,由博而深。

可这个归逆乾坤神功却是不同,它是把一门剑法练到极致,练到不能再精纯的地步,再去学别的剑法。

这是两种不同的路数,当然,这归逆乾坤神功更耗时耗神耗力,艰难无数倍。

可它胜在能够吞噬别人的精气神,以别人的精气神为燃料来催动,从而省却无数心力。

这样一来,便显示出其威力来。

而正因为精纯,所以中正平和,既突飞猛进,又中正平和,当真可称为奇功。

“是邪术吧?”宋玉筝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正慢慢睁开眼。

洞天里的他已经修炼了一会儿,催动了数个周天,感受到了这心法的玄妙。

更更重要的是,感应到了那股气息,是那座破庙里佛像散发的气息。

纵使隔着那么远,通过这归逆乾坤神功,还是能借到那佛像散发的力量。

空间仿佛对这气息是无效的,构不成阻碍。

这是极可怕的。

“是不是邪术?”宋玉筝追问。

“唉——!”李澄空摇头:“难说。”

“吃人的心法,竟然不是邪术?”

“它应该不会影响心神。”

他们判断邪术的标准就两条,一是对心性影响是正是邪,二是修炼方法是正是邪。

像三元神教的地部人部,那自然是邪术,而这个归逆乾坤神功就不能算是邪术。

它能吞噬万物,不仅仅吞噬人的精血魂魄,也能吞噬动物的精血魂魄。

“可……”宋玉筝摇头:“一想到能吞人精血,就觉得不舒服!”

她摸摸自己胳膊,隐隐起鸡皮疙瘩。

李澄空道:“且看看吧。”

“我是不会练的!”宋玉筝摆摆玉手。

李澄空笑笑:“我也不会练,……走吧。”

宋玉筝看一眼他们身后的方向,是黄晋所在的方向,实在有些不甘心就这么放过黄晋。

叶秋道:“公主殿下,这个黄晋的心性还是不错的,纯朴而坚定。”

“心思纯净,很难得。”冷露道:“很少见到心思如此纯粹的年轻人了,现在的人,个个都精明似鬼!”

“太精明了。”叶秋感慨的摇头。

太精明则计较利益,利字一当头则情义放一边,太让人心寒。

她们会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如果没有人,就会更美好,人让这个世界变得丑恶。

难得碰上这么心思纯净质朴的,她们很有好感。

“埋回去吧。”李澄空道。

两女点头,重新合起匣子,恢复了机关,然后埋回树底下,整理得不留破绽。

——

一行人来到了破庙内,重新站在这尊古怪的佛像前,李澄空没练这归逆乾坤神功,但洞天里的他修炼了。

归逆乾坤神功运转,隔着洞天,他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与佛像的力量相融合,互相交换,变得更精纯。

李澄空伸出手碰触佛像。

宋玉筝好奇的盯着他,看他的一举一动,实在不明白为何如此。

“既然这么喜欢,就把它带回去呗。”宋玉筝道:“反正一座破庙,没人阻拦。”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