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片刻后,袁紫烟如一缕流光出现,停在他跟前,踏在空中俯看:“老爷,是他们抢了船?”

李澄空点点头。

“已经杀了?”

李澄空斜睨她一眼。

“哦,大宗师不能随便杀人。”

“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还有没有活人。”

“是,老爷,交给我就好!”袁紫烟兴奋的道。

她最喜欢干这种事,太刺激太有趣,于是飘飘落到一个削瘦青年身前,一掌拍醒他。

这青年顿时在甲板上翻滚,嘶声惨叫,凄厉得闻之心里发寒,汗毛竖起,好像自己正在受无尽折磨。

袁紫烟没理会,又拍醒数人,他们也在甲板上翻滚惨叫,一个比一个凄厉。

惨叫声不绝于耳,李澄空的怒气仍没平息,冷冷瞪着他们,沉声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劫船杀人,那两艘船上之人还有活着的吗?”

甜美女孩雪地里宛如天仙

袁紫烟倏的闪动,这几人顿时停住翻滚惨叫,如烂泥般无力动弹,只能喘息。

李澄空淡淡道:“我数三下,不回答,则死!”

“三!”

“二!”

“一!”

“嗤嗤嗤嗤!”数道指力从他袖中射出。

四个青年身体颤动。

“砰砰”闷响,好像有锤子在敲碎他们骨头。

他们眼睛猛的瞪大、外凸,几乎要跳出眼眶般,太阳穴瞬间爬满青筋。

青筋好像一条条蚯蚓,仿佛要破开皮肤,挣出来爬动。

“噗噗噗噗噗!”他们喷出一口夹杂碎肉的鲜血,然后身体一颤,气绝而亡。

李澄空抬头看一眼天空。

并没有劫火出现。

这大宗师杀人还真有莫大的漏洞,就跟所有的法律都有漏洞可钻一样。

自己先激出他们的杀意,再杀掉他们,并不会有劫火降临,这是因为什么?

能不能拓展开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再响,连绵不绝,此起彼伏,宛如地狱。

袁紫烟却笑眯眯看着他们翻滚惨叫,丝毫没有怜悯之意,唯有痛快之感。

李澄空摆一下手。

袁紫烟化为一道紫光掠过他们,然后惨叫声戛然而止。

李澄空淡淡道:“你们是谁,为何劫杀那两船,船上之人还有活口否,三下,不说则死!”

“我说!”

“我说我说!”

“我说——!”

……

李澄空一摆手。

抢着回答的众人忙止住。

他看一眼袁紫烟。

袁紫烟点点头,提起两人飘向了另外一艘船,相隔十几米距离,钻进了下面的船舱里。

片刻后,袁紫烟提着两人回来。

然后又提着两个离开,很快又回来。

袁紫烟道:“老爷,个个都老实了,说的应该是实话。”

李澄空缓缓点头。

“他们是两百里外的金光岛居民,是听到消息,说有两艘粮船经过,所以杀光了人,抢了粮,以为会神不知鬼不觉!”

“可知谁送的消息?”

“是一个蒙面人,仅告诉了这个消息便消失无踪,没看到脸,穿着一件宽大袍子,什么都挡得严严实实。”

李澄空淡淡道:“一个活口也没有?”

“有十来个,驾一条小船逃没了,个个都身怀厉害武功。”袁紫烟摇头道:“剩下都杀光了。”

“杀光了……”李澄空脸色平静。

袁紫烟却凛然,心一颤。

“老爷,要把他们也杀光吗?”

“算了,带回去吧。”李澄空淡淡道:“让他们驾船回去。”

“是。”袁紫烟不解,却乖巧的答应。

这个时候不要多嘴,否则就要挨骂,况且他一沉下脸,莫名的力量便汹涌着,让她心惊胆颤,好像动物看到老虎,本能的惊惧。

两艘巨船缓缓调转方向。

十二个人操纵着巨船缓缓朝南境海边驶去,秦无涯得李澄空的召唤,凭着感应追过来。

半途有人想跳海逃走,却被袁紫烟捉住,扔到甲板上,好像跳上来的鱼一般弹起挣扎惨叫凄厉。

袁紫烟却没杀人,只是让他惨叫,吓得众人惊惧,一些抱有同样想法的再也不敢乱动。

慢慢的,那人停止挣扎,仰躺在甲板上一动不动,虚弱的呼吸,好像快要渴死的鱼。

终于看到了海岸线,他们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就要被杀害。

李澄空飘飘而去,没有停留。

袁紫烟与秦无涯则留下来,然后闪动身形,封了所有人穴道,再派人过来带走。

他们被送往镇南城,一路押送,到了镇南城的第二天,他们又被带到南城门外。

他们来到一里外的一座山崖下,此时已经站满了人,山崖上,山腰间,山脚下,处处都堆满了人。

两百人站在一起,已经足够形成规模,站得一排一排整齐划一。

人们看得莫名其妙。

这些人不是要被砍头吗?怎排得这般整齐,而且精气神十足,一点儿不像死囚,好像没受过虐待。

一刻钟后,五百多城卫军跑来,气喘吁吁停在两百个囚犯前,怒瞪着这两百个囚犯。

正是因为他们,自己众人要受这等苦。

然后又有一百多人飘来,皆身怀不俗轻功,却是李澄空的护卫——三十六洞的少洞主及精锐们。

他们一百多人分散开去,穿插在各处,散布于瞧热闹的人群中。

辚辚响声中,十几辆马车驶来,车上载的是兵器,这些兵器被迅速分给了两百多个囚犯们。

这些兵器正是当初在船上搜到的,是他们自己的兵器,使用得都顺手。

魁梧如熊的鲁伦踏前一步,站在城卫军跟前,沉声道:“你们的任务是杀光他们,而他们的任务是杀光你们,活到最后的便是城卫军,活不到的不是城卫军!”

众人顿时大惊。

他们只以为自己是行刑人,哪知道要跟这些囚犯厮杀,一看这些家伙就知道不是良善之辈,个个手上都沾血,杀过人,煞气冲天。

他们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

“你们是正规的城卫军,还有五百人,而他们只有两百,如果还灭不掉他们,那只能说你们该死!”鲁伦冷冷道。

他豹子般大眼瞪过每一个城卫军,沉声道:“拿出你们的真本事,杀光他们!”

他其实一肚子的恼火。

这主意简直太馊太恶毒,这是光明正大的削弱城卫军,让城卫军送死!

这些家伙个个训练怠慢,即使自己这一阵子抓紧,可这懒散的习惯哪有这么快改?

跟这些刀口上舔血之人比拼,不知要折损多少!

PS:更新完毕。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