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儿微微一笑,“或许吧,希望各位爷爷奶奶你们能答应馨儿这一无礼的请求,也希望滇哥你也能别再理会墨子燕,和我一起专心修炼就好,要知道,杂念太多,修炼速度可是会下降的哦,到时候,你就要被我赶超了哦!”

话已至此,基本上已无话可说,众人纷纷看向妙尘,此时,正需要以为真正有权威的人来决定这件事究竟该如何处理。

妙尘微微一笑,“居然馨儿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应该尊重当事人的决定,把那个姓墨的同学赶出学校便可,没必要再多此一举了。”

陆茗焉叹息一口气道:“居然如此,那就依妙老所言把。”

听到这,馨儿兴奋道:“谢谢妙爷爷!谢谢陆奶奶!谢谢各位!抱歉馨儿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罢,馨儿轮流给所有人鞠了一躬。这次,谁都没有劝阻,大家都被馨儿这一出乎意料的决定给弄无语了。

“对了奶奶!我昏迷了多久?”馨儿突然想起来道。

“总共昏迷了七天七夜了。”陆茗焉道。

“什么?!这么久?!思雨姐她们呢?所有人不会都还在擂台区吧?”

陆茗焉摸了摸馨儿的头道:“你放心吧,奶奶早就提前安排好了,在这期间所有人都在寝室休息。”

听到这馨儿总算松了口气,“那就好,奶奶,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寝室啦!”自己昏迷了这么久,思雨姐她们肯定早已担心的不得了了,所以馨儿才打算早点回寝室,给她们报平安。

“这么着急着走干嘛?现在是半夜,她们没准已经休息了,你和小滇就现在这休息,等确定完全没事了再回去也不迟,你放心,我会叫人转告给思雨她们你已经没事了。”

清纯靓丽俏皮的奥运宝贝

“不用了,奶奶,您还是让我回去吧,思雨姐她们这么久没见到我,一定会很担心的。”馨儿拉着陆茗焉的手道。

陆茗焉叹息一口气,“臭丫头,处处想着别人,什么时候你才能想想自己,想想奶奶,你才刚醒来没多久就要走,这路上出什么事,奶奶多伤心啊!”

馨儿抱住陆茗焉的要,抬头看着她,故作撒娇状,“嘻嘻,奶奶放心,馨儿不会有事的啦,明天早上,我再和思雨姐来看你好不好?”

看着馨儿这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神,陆茗焉只好答应了馨儿的要求。

“耶!奶奶最好咯!”

说罢,馨儿直接跳起来,亲了陆茗焉一口。

“陆奶奶,爷爷。那我也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马滇道。

“去吧去吧,路上看着点馨儿。”陆茗焉摆了摆手道。

马滇点了点头,同馨儿一同走出密室,往宿舍楼奔去。

见两人离去,陆茗焉对梁璇生道:“老梁,你去看看他们俩,别让他们两出什么意外了。”

梁璇生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却被妙尘制止道。

“诶,算了小璇,别去了,我们应该给两个年轻人一点私人空间,不应该打扰他们。小陆你也别太操心了,虽说是晚上,但是在学院中,能出什么意外?即使有意外,那也是好的意外!”说到这,妙尘露出一丝及其微妙的微笑,仿佛十分期待意外的发生。

众人心领神会,同样露出十分微妙的笑容。

“那好吧,那我们就不打扰两个小家伙了,这几天辛苦各位了,各位回去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

众人点了点头,一个闪身,消失在密室中,只剩下陆茗焉和妙尘两人。

陆茗焉看着妙尘,恭敬道:“妙老,需不需要我给您安排个房间?”

妙尘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还是习惯天为被,地为床,等过几天处理好结业大赛的时候,我就带这两个小家伙走了,你不用管我,你也赶紧去休息吧,这几天,身为校长的你才是最累的。”

陆茗焉点了点头,确实,这几天为了馨儿,陆茗焉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她内心的痛苦和疲惫一点也不比马滇少,只不过她比马滇要经历得多,要坚强的多,所以才一直没有变现的那么的脆弱。好不容易处理完这件事,陆茗焉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那妙老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您吩咐便好。”

妙尘点了点头,陆茗焉不再说话,一个闪身同样消失在密室里,留下妙尘独自一人在哪自言自语。

“你们两个小家伙,可要争取出点意外呀。”

……

可惜,两人的表现让妙尘失望了,并没有趁着这难得的独出时光,产生什么意外,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都在望着前方洁白的雪花,在黑夜里起舞,留下一片银装素裹,那雪的白和夜的黑在天地间融为一体,产生一种别让的美感,果然,只有当万籁俱寂事,才会放下内心的羞涩,将美完全暴露在天地点,不让他人目睹,只想孤芳自赏。

只可惜今天,万籁俱寂下多了两道人影,两道不说话的人影。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着迷,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顾着欣赏美景了,无暇说话。

就这样,两人就这么沉默着走在雪地上,留下两道浅浅的足迹,径直走向女生宿舍楼。

在小房子里昏昏欲睡的潭芊芊察觉到有人到来,慢慢坐起身子,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那两道身影十分熟悉,熟悉的如同做梦一般。

急忙揉了揉眼睛,待确定自己完全清醒,没在做梦后,这才定睛一看,果然!这两道身影,正是这几天众人不读期盼早日见到的身影——馨儿和马滇!

潭芊芊这才从小房间里飞奔而出,打开宿舍大门,冲了出去,一把抱住馨儿,激动道。

“太好了!馨儿!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吓死我了!你到不知道,我们这几天有多想你!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馨儿反手抱住潭芊芊,拍了怕她的后背道:“抱歉芊芊姐,让你担心了,不过我已经没事了,而且我保证,以后也不会有事啦!”

两人就这么在雪地里相拥,直到将彼此的心灵温暖,才慢慢分开。

“对了芊芊姐,思雨姐她们这几天怎么样了?”馨儿拉着潭芊芊的手问道。

潭芊芊叹了口气道:“唉,别提了,自从你出意外后,她们三个的情绪就显得有些低落,每天除了去吃饭以外,就是到教师办公楼站着,一站就是一整天,谁劝也没用!

期间丘豪、郭子、和半生来劝过她们好多次,但她们怎么也不听,丘豪他们三个人就陪着思雨三人每天吃完饭就站在教师办公室。到最后,不光是他们六个,越来越多的人每天都会站在教师办公楼等着。就是希望能看到你们从里面出来,昨天,全学院几乎一般的学生都堵在了办公楼门口!

眼看局势愈演愈烈,最后,不得已,黄炎老师只好下令学生禁止在办公楼逗留,人群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剩下思雨他们六人迟迟不肯离去,黄炎老师也没有再说什么。一直到了晚上,他们才低着头走回来,把自己关在寝室,一言不发。”

听到这,馨儿内心不由得有些难过,低着头,自责道:“没想到由于我的昏迷,居然给学院造成了这么大的骚乱,真的很对不起。”

潭芊芊拍了怕馨儿的肩膀,安慰道:“没事,这不算什么骚乱,这是大家关心你的表现,只要你人平安无事就好,只要明天你出现在大家面前,一切就会好起来了。”

馨儿点了点头,“嗯!谢谢你,芊芊姐。”

潭芊芊笑笑,问道:“不过话说回来,馨儿妹妹,你怎么会昏迷这么长时间。”

“是这样的……”当下,馨儿把自己昏迷的原因和结果说了一边,由于时间有限,馨儿省略的大部分剧情,不过也足以让潭芊芊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听完馨儿的诉述,潭芊芊玉手拖着香腮,表情凝重道:“果然是墨子燕,这女人,可真是有够歹毒的!馨儿,你真不应该放过她,不然将来很有可能被她反咬一口。”

馨儿微微一笑:“放心吧芊芊姐,我不会给她反咬我的机会的。”

潭芊芊知道馨儿生性善良,自然不愿再多说什么,只能转过头来安慰马滇道:“小滇啊,你也别他自责,我们大家都很清楚,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没有人会责怪你的。你可千万别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

马滇点了点头,“我的心上只有馨儿,只要馨儿没事,其他的事,我都不会放在心上!”

听到这番暧昧的话,馨儿不由得红了红脸,但还是十分感激道:“谢……谢谢滇哥。”

马滇也红这点回应道:“不……不客气!”

潭芊芊露出一丝坏笑:“嘿嘿,想不到你这臭小子,终于开窍了啊!怎么,现在已经不想当馨儿哥哥了?想当好哥哥了?”

“放……放心吧!我……我永远都是馨儿的好哥哥!”马滇开口道。

“谢谢你,滇……滇哥。”馨儿小声道,不由得将头埋得更低了,不知为何,有了潭芊芊添油加醋的一句话后,本来脱口而出的一声“滇哥”,却让馨儿有些难以启齿了。

整个气氛,似乎被潭芊芊的那简单的一句话给变得有些暧昧。

不得不说,这才是真正的女机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