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葬龙谷内,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上古九宗剩下的那些渡劫真仙,全都瞠目结舌,合不拢嘴。

要知道,般若寺方丈可是宗主级的强者,而且以肉身强悍著称。

谁知此刻,竟然被叶凡一个巴掌打死!

这??这实在太过耸人听闻。

试想一下,如果叶凡挥动手中的那件绝世凶兵,又该如何恐怖?

刹那间,所有真仙如临大敌,汗毛倒竖,一个个都祭出法宝。调整到最佳的战斗状态。

为首的丹丘子,再度挥动手中的圣元笔,笔走龙蛇,铁画银钩,大气磅礴,挥斥方遒。

这一次,他写的是–

”镇!”

笔落之时。风云动、天地惊、鬼神泣!

暖色娇美体态

”轰隆隆!”

下一刻,一股洪荒巨力如同苍龙出海般升腾出来,天地浩荡,河山永蔚。

众人只觉得天空之上,突然多了一股强大的能量,震荡开来!

那种恐怖的威压,让所有人一阵胆战心惊。就连神识都开始忍不住颤栗。

紧接着,大家发觉天穹之上,突然多了一尊大鼎,即使隔着老远的距离,场内众人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恐怖威势。

仿佛落到地上,便足以令大地崩碎,神州陆沉。

”镇妖鼎!”

有人惊呼出声。

这又是一件传说中的至宝!

如果说诛仙剑阵,是杀伐的极致,那这尊镇妖鼎,就是厚重的极致。

据说此宝曾经镇压过数位妖圣,足以鼎定乾坤。

如今丹丘子挥动圣元笔,召出这尊镇妖鼎,虽然只是虚影,并非真正的镇妖鼎,但也具有几分神韵,再加上丹丘子本身的内劲催动,所拥有的恐怖神威,远非常人能够想象的。

大鼎遮天,横空万里,撕裂苍穹,镇压天下!

当镇妖鼎出现之后,整片天地仿佛都发生了战栗,在其神威之下为之臣服。

”轰隆隆!”

一时间,天倾地覆,空间撕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镇妖鼎急速下坠,向着叶凡轰击而来,仿佛要将他碾碎。

一击之威,足以镇山河、定乾坤、压社稷、灭神佛!

天在动,地在摇,整个世界仿佛都在崩塌,末日浩劫近在咫尺。

然而,叶凡没有任何的恐慌和畏惧,血色重瞳之中闪烁着炽烈的光芒,身上的战意愈发浓烈,透露横扫九天十地、撼动宇宙洪荒的气魄。

紧接着,他挥动手中的天龙破城戟,声音犹如九天惊雷降落凡尘:

”霸王戟法第二式–碎天灭地!”

??

叶凡手持长戟,身形宛若怒龙,扶摇直上,迎着镇妖鼎而去。

”刺啦!”

大戟刺出,出之无形,收之无神,纵横六合,睥睨八方,天地皆破,万物遁形!

在这一击面前,什么乾坤、什么阴阳、什么因果、什么轮回,都将被撕扯得粉碎,回归到最本源的一点。

就连天地也为之崩碎。犹如鸿蒙初开、混沌未分之时,万事万物都化为齑粉。

镇压当世亿万载,生杀予夺一念间!

丹丘子召出的镇妖鼎,已经很强了,甚至能够镇压妖圣。

但,叶凡刺出的这一戟,太过霸道,太过无敌,仿佛自太古洪荒之前而来,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一戟轰出,海崩山塌,天倾地覆,令人毛骨悚然的煞气,更像是滔天洪水奔腾咆哮,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出去。

整个葬龙谷内,到处都是外泄开来的煞气,寻常修士只要沾上一点,就会当场毙命,没有任何幸存的可能。

哪怕是渡劫真仙,也吓得瑟瑟发抖,脸上写满了恐惧。

若非亲眼所见。他们绝不相信世上会有如此恐怖的招式。

终于,镇妖鼎和天龙破城戟,碰撞在一起。

”砰!”

巨响之声,犹如世间第一道太古雷霆,又似神魔的怒吼,惊动天地,鼓荡风云,粉碎真空。

有几名修为较弱的真仙,在这极度恐怖的音波之下,体内五脏六腑直接被震碎,道消身殒,当场死绝。

”咔嚓!”

又是一道响亮的碎裂声。

那能够镇压天地的镇妖鼎,在天龙破城戟的面前,就像是脆弱的薄纸。一触即溃。

旋即,叶凡手持战戟,调转身形,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流星,向着地上的丹丘子激射而去。

”不好!”

丹丘子脸色狂变,头皮发麻,生出强烈的死亡威胁。

他做梦都想不到,叶凡竟然还能爆发出此等神威,击溃了他的囚牢,劈碎了镇妖鼎,发动这绝天灭地的反攻。

”吼吼吼!”

突然,丹丘子发出大吼,犹如穷途末路的困兽,头发根根竖起,全身精气神疯狂涌入圣元笔,疯狂地燃烧生命真元,威势节节暴涨。

然而,叶凡那赤红重瞳中,却流露出一抹不屑之意。

”萤火之光,岂能与日月争辉?!”

”唰!”

天龙破城戟再度光芒大作,犹如极地之光,透露出横扫八方、崩碎乾坤的无双威势。

叶凡手持战戟,举手之间似乎就能毁灭大千世界,给人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威慑力,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精神,仿佛将这儿化为一片修罗战场。

”霸王戟法第三式–伏魔乱舞!”

大戟撕裂苍穹,划破长空,宛若一条黝黑色的真龙,气势如虹,若惊涛拍岸般冲击十方,狂霸无匹,举世无双。

天龙破城戟,乃是魔神蚩尤曾经使用过的凶兵,痛饮过亿万生灵的鲜血,光是透露出的凛冽气息,就足以令人胆寒。

这一刻,叶凡爆发出的修为,完全超越了渡劫七八重的真仙,甚至比青冥真仙、夏皇那个级别的强者,还要恐怖。

战戟直坠而来,蕴含着开天辟地般的威力,足以击碎乾坤、逆乱阴阳、破碎虚空、斩断因果。

”嗡嗡嗡!”

大戟轰鸣,戟身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花纹,一条条黑龙腾空而起,仿佛有灵智般,向前扑杀,似乎能击溃所有阻挡在前的事物。

伏魔乱舞!

这是铭刻在天龙破城戟内的无上神通,唯有身负蚩尤血脉的后裔,才能将其唤醒。

此招一出,十方为之震动,宇宙为之颤抖,镇压万古洪荒。

这是最终极的一击!

天地失色,日月无光,群雄黯淡,在这样的招式之下,就算是九天神明都会陨落。

一时间,世间所有的事物都为之消散,仿佛回到了鸿蒙未分的混沌世界,一道大戟下劈而来。

开天辟地!

??

万众瞩目之下,天龙破城戟挟带着屠神戮仙之威,硬生生轰在丹丘子手中的圣元笔上。

”铮!”

火星四射,宝物悲鸣。

万众瞩目之下。

圣元笔这件上古至宝,彻底断裂。

然而,天龙破城戟去势为止,硬生生刺入丹丘子的小腹。

”歘!”

丹丘子身躯巨震,浑身的生命力似乎都被这件凶兵吸走。

”我??”

丹丘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喉咙里像是卡了鱼刺,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就彻底死绝。

又一位宗主!

陨落!

对于上古九宗而言。今日,注定是个梦魇般的日子。

场内剩下的那几十名真仙,都像是被石化了般,伫立在原地,动弹不得,连挪动小拇指的力气都没有。

在他们的眼中,手持天龙破城戟的叶凡。仿佛化为一尊远古蛮神!

上震九天,下慑九幽,无敌于世!

他,就是这世间唯一的主宰!

突然,叶凡扭过了头,向着最后那位大罗派掌门望去。

”嘶!”

大罗派掌门柳烟忍不住倒吸冷气,花容失色。一股前所未有的凉意,瞬间笼罩她的身躯。

”撤!大家快撤!”

柳烟彻底吓破了胆,发出凄厉的尖叫,因为极度的惊恐,声音尖锐无比。

这次,上古九宗布下天罗地网,除了真武道宗的玄风真人,其他八位宗主倾巢出动,就为了猎杀叶凡。

但现在,其他七位宗主都已经死在了叶凡手中,只剩下柳烟一人!

而且,柳烟擅长的驭兽之术,在这种场合根本派不上用场。

就算继续呆下去,也只是白白送死。

”嗖!”

柳烟没有任何犹豫,掉头就跑,身形化为一道飞虹,瞬间掠出数千米之遥。

望着她狼狈逃窜的模样,叶凡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冷峻的笑容,冷冷吐出一个字:

”死!”

话音刚落,天龙破城戟划破长空。犹如黑色的钢铁洪流,足以贯穿星河,粉碎日月,钉杀神明。

”歘!”

柳烟的后颈,瞬间就被洞穿,炸开一朵殷红的血花,格外妖冶。触目惊心。

转瞬之间,她所有的生命力都被天龙破城戟吸干,神形俱灭。

至此,来参战的八位宗主,全部死绝。

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人会预料到这个结果。

”嗖!”

天龙破城戟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又回到了叶凡的手中。

叶凡站在原地,身形算不上魁梧雄健,此时却有一种镇压诸天、横扫八荒的气魄。

风姿绝代!

如神凌尘!

接连怒斩八位宗主,就像是一尊睥睨人间的战神,体内透出的威慑力足以令人臣服。

”扑通!””扑通!””扑通!”

一阵跪地声传来。

剩下的几十个渡劫真仙,接二连三地跪下,忍不住开口求饶:

”求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我投降了!叶少侠,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为奴为婢!”

”没错!我们上古九宗,都愿意效忠于您,尊您为荒墟之主!”

这些渡劫真仙乃是各宗的长老,地位尊崇,无论走到哪儿都受人尊敬。

但此刻,在叶凡的面前,他们就像是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毕竟,就连八位宗主都死了,他们无论怎么反抗,都没有任何胜算。

然而叶凡脸上没有任何慈悲,血色重瞳中闪烁着凛冽寒芒,握着染血的战戟,向着那些渡劫真仙走去。

”歘!”

一戟寒光照十方!

最近的一名渡劫真仙,脑袋瞬间被割掉,头颅飞了出去。

”扑通!”

几秒之后,那具无头尸体坠落在地,震慑着所有人的心灵。

”啊啊啊??大家快逃啊!”

有人发出尖叫,知道叶凡不准备善罢甘休,这是要大开杀戒。

刹那间,数十位渡劫真仙站起了身,向着四面八方疯狂逃窜,不敢有任何的耽搁。

但,叶凡的速度更快,犹如虎入羊群,摧枯拉朽,切瓜砍菜。

”歘!歘!歘??”

一颗颗头颅,被天龙破城戟砍下,溅起的血花足有十多丈高,触目惊心。

半边天空,都被染红!

几个照面的工夫,十多位真仙就被斩杀,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杀戮,还在继续!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