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星上的修士,对于十二古家族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敬畏。

像林清玄、莫正阳那样的渡劫真仙,也不敢轻易得罪十二古家族的传人。

毕竟这些古家族的势力太过庞大,传承数千年,底蕴不是其他势力能比的。

就算是大夏皇朝的太子,若真与皇甫江山发生矛盾,也绝不可能动手杀他,这是底线问题!

一旦触碰,不仅仅皇甫家,其他十一个家族也会联合起来,对敌人施展雷霆一击。

但现在,叶凡竟然真的动了杀意。

皇甫江山能感受得到,叶凡绝对不是在吓唬自己。

要么臣服,要么死!

该如何选择?

皇甫江山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仿佛经历了一番天人交战,最终颓然地低下了骄傲的头颅。

“我……选择臣服!”

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长发美女蕾丝白裙丁香花下玩耍嬉戏写真图片

现在他身受重创,八十一方神印通通被击溃,至少需要一年半载才能恢复,压箱底的神通、宝贝尽出,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皇甫江山曾经以为,自己骄傲无比,无论面对怎样的磨难都不会屈服。

然而在死亡的面前,他终究还是难以克服与生俱来的恐惧。

但这么一来,他的道心也为之蒙尘,如果今后不击败叶凡,那么就会滋生心魔,永远不可能达到大圆满的境地。

见他低头,场内围观的所有修士,全都炸开了锅。

“天哪!皇甫家族的少主居然臣服了!”

“叶公子牛逼!叶公子威武!”

“从今往后,我别人都不服,就服叶公子!”

各式各样的惊叹,响彻整座丹城。

在此之前,皇甫江山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实力,别的不谈,光是那神印王体就足以笑傲群雄,称霸天枢,老一辈的强者都不敢轻言胜之。

而现在,叶凡以毫发无伤的状态,将皇甫江山击败,甚至踩在脚底。

这是足以震动整个天枢星的壮举!

……

突然,叶凡望着皇甫江山,吩咐道:“将你所有的法宝,全部交出来!”

“什么?”

皇甫江山先是一愣,随后脸色阴沉至极,简直比吃了屎还要难看。

他之所以会来丹城,就是因为叶凡将洛少羽洗劫一空,他特地过来为表弟报仇的!

谁知仇没报,叶凡反而将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要知道,皇甫江山身上携带的灵器,较之洛家的更胜一筹,可谓至宝中的至宝,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就算渡劫真仙得到都会欣喜若狂。

但此刻,他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本,只能乖乖奉上所有的至宝。

很快,叶凡就将十几件天阶灵器收入囊中,同时流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仅仅打了一架,就得到这么多的宝贝,简直比洗劫一个二品宗门还要赚。

尤其是那座金光神钟,硬挨了太上印都没有崩碎,其坚固程度不言而喻。

“小子,这些灵器就暂时寄放在你那儿!终有一天,我会亲手夺回来的!”皇甫江山咬牙道。

“好,我等着!”叶凡淡淡道。

“嗖!”

下一刻,皇甫江山化为一道飞虹,向着远处掠去。

“表哥,等等我!”

洛少羽也不敢多呆,运转内劲追了过去。

叶凡则回到了丹塔门口,林清玄、莫正阳等人全都聚了过来。

“叶小友,恭喜你通过丹塔试炼,突飞猛进,战胜强敌!”

“今日过后,整个天枢星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你的名字了!”

“是啊……真要打起来,就连我们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听到这些恭贺声,叶凡并未得意忘形,因为他的目标,可不是纵横天枢,他有着更加强大的敌人。

想要救出楚梦瑶,所要面对的是拥有仙尊坐镇的圣地,就算将整个北斗星系加起来,也远远不是水月宫的对手。

而这时,龙娇娇则凑了过来,美眸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道:“叶公子,今后你一定要小心!皇甫江山并非卑鄙之辈,但那个洛少羽,睚眦必报,小肚鸡肠,如果他在背后煽风点火,那么皇甫家和洛家的强者,极有可能来找你麻烦!”

“无妨!”叶凡淡淡道。

等为阮红鲤祛毒之后,他就准备直接回云海仙门,皇甫家、洛家的强者就算再怎么厉害,恐怕也不敢擅闯云海仙门。

这时,林飞羽也走了过来,面带殷勤的笑容,说道:“叶公子,如今一切尘埃落定,咱们不如找个地方,好好交流一下炼丹的心得!”

林飞羽期待无比。

之前叶凡随意一句话,给了他莫大的启发,拨云见雾,如果能跟叶凡多交流一下,那他的丹道造诣说不定能更上一层楼。

“抱歉!”叶凡摇了摇头说道:“我有急事,必须立刻赶回皇城,将来有机会的话再交流吧!”

听到这话,林飞羽流露出失望的表情,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道:“叶公子,此去皇城路途遥远,一路上恐怕不太安全!”

“不安全?”

“嗯!”林飞羽点了点头:“丹盟大会,乃是丹道界的盛会,每一届都会诞生无数顶级的灵丹!尤其是这一届,足足五枚天阶灵丹出世,非但引来无数炼丹师围观,也会引来一些魔道中人,潜伏在暗中觊觎!”

叶凡闻言,皱了皱眉。

只要有足够大的利益,能够让任何人铤而走险。

轰动丹盟大会的五枚天阶灵丹,叶凡一人就拥有三枚。

除了乾坤丹外,古尘的冰火两极丹、小丹王谢枫的星辰造化丹,也都在他的手中。

除此之外,洛少羽、皇甫江山这两位古世家的少主,身上携带的所有宝贝也成了叶凡的囊中之物。

如今叶凡所拥有的财富,远远胜过寻常的二品势力数百年来的积蓄。

虽然叶凡也展现出了堪比渡劫真仙的实力,狠狠碾压皇甫江山,但是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魔道中人,也极有可能有高手存在,若他们联合起来,对叶凡大为不利。

就在这时,林飞羽又开口道:“叶公子,我与爷爷正好也要前往皇城,不如这样,你和我们同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叶凡突然想到之前来丹城时,曾经见到天南林家的座驾,一只长达数里的青鸾驼着金碧辉煌的宫殿而行。

有林清玄这位强者坐镇,一般的宵小根本不敢冒犯。

“不会麻烦吧?”叶凡问道。

“当然不会,从丹城前往皇城需要几日的工夫,正好咱们可以探讨丹道,我这就去和爷爷说!”林飞羽兴致盎然。

……

片刻后,叶凡就与阮家管家刘伯一起,来到了丹城外,见到了那只青鸾。

青鸾乃是天阶下品灵兽,凤凰的后裔,靛青色的羽毛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熠熠生辉,没有丝毫的杂色。

而在青鸾的背上,建造着亭台楼阁,水榭长廊,宫阙殿宇。

“叶小友,你来了!”

林清玄主动走出来迎接,根本没摆什么前辈的架子,将叶凡视为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存在。

就在两人寒暄的时候,一个戴着面纱、白衣飘飘的身影,缓缓走来,那娉娉婷婷的身姿,就像是九天玄女下凡尘,令人根本挪不开眼。

“龙小姐?你怎么来了?”林飞羽见状眉毛一挑,没想到龙娇娇竟不请自来。

“怎么?不欢迎我么?”龙娇娇反问。

“不是!”林飞羽连连摇头,做出邀请的姿势:“快快有请!”

叶凡见状,脸上浮现出古怪的表情,暗道这龙娇娇八成是冲着自己来的,但这种情况下,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

很快,青鸾便起飞了,每一次振翅,都跨越了十多里的距离,速度快到不可思议,赶到皇城只需几天的工夫。

一路上,叶凡和大家讨论丹道。

林清玄不愧是丹盟最德高望重的长老,博闻多识,讲解的丹道知识让叶凡大受启发。

而叶凡从魏老那儿学来的炼丹手法,也让几人大开眼界。

“轰隆隆!”

突然,当青鸾飞到一片空无人烟的区域时,异变突生。

在天际线的远端,一片难以言喻的黑暗,正汹涌而来。

在自然界中,日沉月升,黑暗降临,本该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至少需要几十分钟之久。

但现在,整片天地像是在瞬间变得漆黑。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那恐怖的黑暗由远及近,如同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不知越过了多少里,像是要将所有人淹没。

即使尚隔着一定距离,大家都能感受到黑暗之中的寂灭气息。

坐下的青鸾疯狂震动,发出尖锐的啼叫,就像是遇上什么天敌般。

“怎么回事?”

刘伯脸色大变,心中慌乱无比,察觉到强烈的不祥预感。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出现了!”林飞羽沉声道。

旁边龙娇娇的美眸中,也闪过一抹凝重之色。

场内还能保持镇定的,就只有林清玄和叶凡两人。

“吼吼吼吼吼!”

突然,那片黑暗天幕中,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之声,就像是万鬼号泣,令人头皮发麻,吓破了胆。

黑暗的深处,一片扭曲,呈现出一个巨型骷髅头的模样,宛若厉鬼降临人间,蕴含着滔天的煞气,凶残、暴戾、残忍。

“哼!”

就在这时,林清玄面露不屑之色,一步踏出,身上光芒大作,爆发出神圣浩荡的气息,向着四面八方弥漫开来,似乎能扫清黑暗、荡尽魔头。

“暗天道人,别装神弄鬼,出来吧!你炼制的这张遮天灭日网,唬得住别人,却唬不住老夫!”林清玄傲然道。

听到暗天道人这个名字,林飞羽、龙娇娇等人脸色大变。

这是一位赫赫有名的魔道高手,实力深不可测,在数百年前就渡过了两次天劫。

真仙每渡过一次天劫,实力都会暴涨、翻倍,几乎不会出现越境胜敌的情况。

因此,只渡过一次天劫的真仙,绝对不会是暗天道人的对手。

万幸的是,林清玄也是渡劫二重真仙。

而眼前的黑暗天幕,则是暗天道人亲自炼制的天阶灵器——遮天灭日网。

传闻这张大网铺张开来,能够遮掩天穹,笼罩太阳的光辉,令大地陷入无穷无尽的黑暗,端的是厉害无比。

凡是身处其中的修士,都会被剥夺视觉,犹如瞎子。

“桀桀桀!”

就在这时,黑暗之中传来一阵尖锐的笑声:“不愧是天南林家的家主,一眼就认出我来!若是在平时,我也不介意跟你交手,但今天我是来办正事的!只要你肯将那个名为叶凡的小子交出来,便可自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