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中。

之前还席卷天下的百米巨浪,硬生生被叶凡一剑劈开。

中间十多丈的鸿沟,完成了一片真空领域,看上去像是一幅静止的画面,突兀无比。

一时间,天地间万籁俱寂,没有半点杂音。

场内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脑都停止了思考,像是石化了般,呆立在原地,静静地望着这一幕奇观。

震撼!

无与伦比的震撼!

难以用言语,去形容这一剑的玄妙。

就算他们不通武艺,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恐怖,不似人间之剑,仿若来自于九天之上,无坚不摧,势不可挡!

别说是区区水浪,就算前方是一座城池,似乎都能一剑劈穿!

其中蕴含的武道意志,惊天地,泣鬼神,千军辟易,八方臣服!

这惊艳一剑,已经深深烙印在众人的灵魂深处,就算再过数十载,也不会忘怀。

诱捕清纯小友

“哗啦啦啦啦……”

突然,左右两侧的水浪,像是撞在了一面铜墙铁壁之上,重新受到地心引力的牵引,直直坠下,重新回到河床之中。

水浪的前方,叶凡负手而立,眼若星辰,超凡脱俗,状若天神。

他身上透露出的气息,就像是一把锋芒毕露的神剑,直插云霄。

若是生在古代,便是剑仙一般的风流人物,足以留下传说事迹,供后人顶礼膜拜。

“嗖!”

这一剑在斩断江河之后,竟去世未止,继续向孙长林的面门斩去,摧枯拉朽,披荆斩棘。

刹那间,孙长林心头大震,汗毛竖起,产生一种强烈不祥预感,仿佛死神已经举起镰刀,抵在自己的脖颈处。

命悬一线,危在旦夕。

强烈死亡威压之下,他不敢有任何怠慢,手捏指诀,祭出那颗沧海珠来抵挡剑气。

经过数十载精血温养后,这沧海珠的质地也坚韧无比,寻常神兵难以在上面留下印记。

下一刻,那道无形剑气,径直劈砍在沧海珠上。

“刺啦!”

一道清脆刺耳的碎裂声,顿时响起。

沧海珠上的光芒顿时一黯,连一秒钟都没抵挡,脆弱得就像是豆腐,瞬间化为齑粉。

气机感应之下,孙长林面如死灰,如遭重击,“噗嗤”一声吐出大口鲜血,在道袍上溅射出朵朵血莲,触目惊心。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耗费数十年心血祭炼的沧海珠,就这么被毁掉。

然而,他根本来不及气氛或哀叹,那道剑气再度激射而来。

危难之下,孙长林疯狂压榨丹田中的内劲,犹如一条丧家之犬,身形暴退。

这可惜……那剑气就像是附骨之疽,完锁定住他的气机,快若雷霆,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狠狠刺向了他的后背。

“唰!”

突然,他的身上光芒大作,护身玉佩飘飞而出,自行护主,凝聚出一道金色保护罩,堪堪拦住了那道剑气。

在此之前,孙长林从孙紫苏那儿夺过玉佩,便一直戴在身上,没想到在这一刻,竟救了自己一命。

“咔擦!咔擦!咔擦!”

很快,金色防护罩的表面,也龟裂出密密麻麻的裂缝,玉佩上的光芒黯淡无比,很快就失去了效力。

但这几秒钟,却给孙长林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他咬紧牙关,目呲欲裂,身形硬生生向着右侧腾挪了几十公分,堪堪躲过了无形剑气的致命一击。

“呼……”

孙长林长呼一口气,惊出了一身冷汗,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就在他即将放松警惕的时刻,只觉得如芒在背,仿佛被什么恐怖凶兽盯上似的。

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却见那道无形剑气,不知何时竟杀了个回马枪,此刻距离他只剩下一臂之遥。

孙长林见状,瞳孔猛的收缩成最危险的针芒状,凭借本能想要闪躲。

“歘!”

利刃入体的声音,骤然响起。

最后关头,孙长林的要害部位避开了那一剑,但他的右胳膊,却被齐根斩断。

“哗啦啦!”

殷红的鲜血,像是喷泉般激射而出,顿时染红了他大半身子。

“啊啊啊!!!”

强烈的痛楚,让孙长林目眦欲裂,状若癫狂,喉咙深处发出一道野兽般的嘶吼。

“扑通!”

下一刻,他的断臂掉在冰冷的地上,刺激着他的视觉神经。

……

一时间,远处孙浩南等孙家子弟,都傻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如何也想不到,叶凡仅仅用了一剑,非但斩断了滔天巨浪、劈碎了沧海珠、摧毁了护身玉佩,最后还砍断了孙长林的右臂。

这样的威力,远远超乎他们想象力的极限。

“蹬!”

“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