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叶凡的问题,战天戈面露苦涩的笑容,沉吟片刻,幽幽地叹了口气道:

“哎……叶宗师,今日,我当真遇到了暗害,食物中被人下毒!若非阿峰发现的及时,恐怕现在真的已经沦为植物人、命悬一线了!”

这番话,正印证了之前叶凡的猜测。

“战先生,你难道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找到身边的内鬼?”叶凡一下子就推断出战天戈的用意。

“没错!”

战天戈斩钉截铁道:“我的食物,平日里都经过数重检查,想要在其中下手脚,唯有我身边最亲近、最信任的几人,才有可能!

所以我将计就计,就是想要找出那个始作俑者!但我万万没想到,孔佛爷竟突然发难,而我身边的两个左膀右臂,为了权势争的不可开交,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

战天戈所指的,想必就是光头雄和冷超了。

光头雄野心勃勃,目空一切,倚老卖老。战天戈刚刚昏迷,他就出来夺权,甚至还对秦媚儿出言不逊。

目前看来,他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内鬼,但却没有确凿的证据。

另一方面,冷超忠义双,而且非常具有个人魅力,振臂一呼,不知多少兄弟响应,战天戈选他为接班人,不无道理!

……

红裙长发少女海边甜美动人唯美写真图

这时,叶凡又突然问道:“战先生,光这么装昏,也无济于事!今日若非我陪着媚儿,恐怕她已经被第五太保梁中玉给掳走了!”

“什么,有这回事?”

战天戈闻言,不由脸色大变。

秦媚儿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他膝下无子,一向对秦媚儿视如己出。

接下来,叶凡用三言两语,将刚才在战家别墅前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哼……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战天戈闻言,面色阴沉到极点,他明白其中的凶险。

论综合实力,孔佛爷和他的十三太保,当然比不过他。

但在刚才装昏的阶段,他却从光头雄和冷超的争论中,听到己方势力节节溃败,根本无法抵挡敌人。

也不知孔佛爷从哪里找来了一支神秘援军,犹如神兵天降!

孔佛爷已经隐忍了多年,看似吃斋念佛,与世无争,实则“佛面蛇心”,暗藏惊人的野心。

他就像是一条阴冷的毒蛇般,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今日,孔佛爷既然敢突然发难,就代表着他有必胜的把握!

而战天戈身边的内鬼,十有八九与孔佛爷搭上了线!

一念及此,战天戈长眉一扫,滔天的气势透体而出,沉声道:“攘外必先安内!待我找出内鬼、清理门户之时,就是打响反击号角之日!”

语气中透露的杀伐之意,唯有真正的地下枭雄才能拥有。

突然,战天戈的目光又落到叶凡身上,面露古怪之色,犹豫了半天,试探性地问道:

“叶宗师,你跟我干女儿媚儿,现在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我当然不是反对这桩事情,但媚儿毕竟年纪还小,若是要结婚生子的话,还是再等两年吧!”

“噗嗤!”

听到这话,叶凡一口口水差点喷到战天戈脸上。

“结……结婚?战先生,你误会我跟媚儿的关系了!我跟媚儿,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叶凡连忙解释道。

“普通朋友?”

战天戈眉毛一挑,一字一顿道:“若是普通朋友,媚儿又怎会在十八岁生日那天,抛下我独自一人去找你?若是普通朋友,媚儿又怎会把你带到这个秘密基地来?若是普通朋友,媚儿刚才又怎会对你说,无论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他这一连窜的质问,让叶凡有些抵挡不住。

倏地,战天戈面色一板,沉声道:“叶宗师,论武道实力,我自然不是您的对手,我的手下中也没有你的一合之敌!

但是,如果你敢做出什么对不起媚儿的事情,我战天戈就算是拼了这条老骨头不要,也不会让媚儿受一点委屈!”

这一刻,战天戈不再是威震苏杭的地下枭雄,而是一个“护犊子”的父亲!

不过叶凡的心中,却是大喊冤枉,无奈道:“战先生,你真的误会了,我跟媚儿之间,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那上次在我家、在媚儿的闺房中,你们做的那些事情,又当如何解释?”战天戈怒道。

叶凡闻言,顿时想到自己打秦媚儿屁股、结果被战天戈撞见的尴尬场景。

接下来,他又费劲口舌,说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才将事情说清楚。

然而到了最后,战天戈的眸中,反而有几分失望之色,犹豫了片刻,道:

“叶宗师,我知道您是潜龙在渊,终有一日要飞于九天之上!小小的苏杭,容不下您这尊大神!我不敢奢望您能够出手,帮我解决目前的麻烦,不过您跟媚儿好歹算是相识一场,这段时间内,能否请您保护一下媚儿的安?”

“当然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