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就是山!”

叶凡的话,就像一道九天惊雷般,在场内众人的耳畔炸开。

霸道卓绝!

无可匹敌!

如果是其他人敢这么大放厥词、口出狂言,恐怕会被人笑掉大牙。

但现在,叶凡弹指打败了身负五龙五象巨力的罗阳,不费吹灰之力。

他完有嚣张的资本!

对面,罗阳的脸色就像是吃了屎一样难看,额头青筋根根跳动,咬牙道:“哼……好大的口气!你难道真不将我爸放在眼中?”

“聒噪!”

叶凡淡淡道:“不就是个地境巅峰强者,有什么了不起的,值得整天挂在嘴边?别说他不在这儿,就算真来了,恐怕也接不下我一招!”

他的语气平铺直叙,毫无波澜,就像是在阐述着什么天经地义的事情,根本没有半点挑衅的意思。

事实上也是如此!

红色格子小嘴巴美女夏日清凉街拍图片

严格来说,叶凡并非武者,而是修仙者,实力自然不能用尘世间的标准来衡量。

以他如今筑基六重的境界,只要神魂离体,施展出斩仙飞刀,足以碾压绝大多数的地境强者。

若是再动用天龙破城戟、或者山河笔,更是强悍无双,几乎无一合之敌。

因此他刚才那番话,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但是落到在场其他武者的耳中,却令人惊讶到无可复加,就像是一块巨石砸入平静的水面,激起千层浪。

古武界中的宗门、世家,往往经过数百年的传承,拥有许多秘籍、灵丹、神兵,较之世俗界中的武者,强大了不知多少。

但是,他们却不像隐世宗门那样,拥有灵气浓郁的洞天福地。

就算是天资卓绝之辈,在经过多年苦修、晋入地境巅峰后,便会达到瓶颈,再难寸进。

除非是有什么奇遇,才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横压一世的天位强者,引领整个家族走向辉煌。

所以在许多人看来,地境巅峰,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而现在,叶凡所说的话,简直就是狂的没边了!

就连关飞鸿,脸上都浮现出复杂的神情,有些忐忑不安。

他虽然知道叶凡实力非凡,但在他看来,跟罗定山这样成名已久的武道名宿相比,叶凡终究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若是将冀州罗氏彻底得罪,绝不是什么好事。

……

另一边,罗阳更是目眦欲裂,怒发冲冠。

在他的心目中,父亲罗定山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容不得任何人冒犯。

突然,罗阳像是彻底失去了理智,状若癫狂,冲着叶凡嘶吼道:

“面具男,好大的胆子!你竟敢玷污我冀州罗氏的荣光,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哪怕你戴着面具,我们罗氏也会调查出你的身份,让你为刚才那番话,付出血的代价!”

听到这番话,叶凡眉毛紧皱,面具下的眸子一凛,突然变得锐利起来,直直刺向罗阳。

“刺啦!”

半空中,似乎闪烁着无形的电光火花。

罗阳暴露在外的肌肤,都像是被利刃刮过,痛楚不已。

就在这时,叶凡再度开口道:

“我最讨厌的,就是被威胁!”

话音刚落,叶凡的身躯,就像是变魔术般,凭空消失在原地,无影无踪。

倏地,罗阳心中巨震,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本能地想要逃跑。

但他的动作,终究慢了一线。

下一刻,叶凡的身形像是缩地成寸般,出现在了罗阳的跟前,伸出右手如同铁钳般,掐住他的喉咙。

滔天杀机,疯狂涌现!

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

周围众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罗阳那魁梧的身躯,就已经被硬生生抬到了半空之中,双脚悬空。

他再也不复之前气焰嚣张的模样,说不出半句话来。

脖颈处传来的强烈痛楚、以及窒息感,让他的脸涨成了绛紫色。

罗阳没有受伤的左手,捏成拳头,竭力朝着叶凡的胸口砸来,想要挣扎脱身。

然而,叶凡身具苍天霸体,这样的攻势,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小半分钟的工夫,罗阳就已经眼睛翻白,眼冒金星,眼看着快要失去意识、昏厥过去。

也许再过一会儿,他就会直接被叶凡给掐死。

场内,有不少与冀州罗氏交好的年轻武者,想要过来营救叶凡。

然而,当他们与叶凡眼神对视的那一刹那,却像是被石化了般,呆立在原地,动弹不得,连挪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那是一对怎样的眼睛?

霸道!肃杀!凛冽!无情!

就像是一尊绝世杀神,举手投足之间,都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令人闻风丧胆,肝胆俱裂。

“嘶!”

那几个年轻武者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浑身汗毛竖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瞬间侵袭,浑身血液像是要被冻结住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