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温文尔雅青年道:“总有一些输不起的,个个都是精锐,万一真打起来,那倒是不美。”

“嘿,老方,是你输不起吧?”英俊青年呵呵笑道:“输不起就明说!”

“好好好,就算是我输不起吧。”温文尔雅青年摇头道。

英俊青年哼道:“那不如我们来个合战,这总行了吧?这更能激发大家的血性!”

恰在此时,脚步声响起,一个清秀青年推门冲进来,压低声音:“不好啦,少洞主!”

温文尔雅青年淡淡道:“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总改不掉,出什么事了?”

“嘿嘿……”清秀青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脸色随即一沉,低声道:“我们出不去了!”

“嗯——?”

“我刚才想偷偷潜出去打探虚实,可竟然走不出去,好像鬼打墙一样!”

“别人也试过了?”

“我找两个人试过,都一样,明明开着大门就是走不出去,太邪门儿了!”

“我去看看!”英俊青年起身往外走。

有没有爱上我?

“站住!”唐昭道。

英俊青年戛然而止,跨出门外的一只脚收回来,扭头看过来。

“不用去了。”唐昭道:“应该是阵法,……这位供奉大人精擅阵法之道。”

英俊青年道:“就像我们古城那样的阵法?”

“传说果然是真的,”唐昭轻轻点头,黑白分明的眸子流转着光芒,缓缓道:“终于见识到了阵法!”

“那我们只能等死?”英俊青年皱眉:“只要把水与粮一停,我们就得饿死渴死!我们可是洞里的希望!……不行,我要找到出去的办法!”

他心高气傲,绝不甘心受制于人。

唐昭道:“别白费功夫,等等看,且看这位供奉大人到底弄什么玄虚!”

“那要等到何时?”

“不知道。”

“……我还是不甘心!”

“那就随你吧。”

“我非要找到不可!”英俊青年傲然道,扭头看向温文尔雅青年:“老方,你呢?”

“我听唐姐的,埋头好好练功。”

“嘿。”英俊青年露出不屑神色:“不出所料,磕头虫!”

温文尔雅青年也不生气:“你小心点儿,别自讨苦吃。”

“哼!”英俊青年傲然一笑,冲唐昭抱一下拳,转身大步流星出门去。

唐昭轻轻摇头。

“唐姐,他不会吃苦头吧?”

“会。”

“唉,小吴他……”

“不说他了,你小心一些,别露锋芒,尽量藏着自己。”

“是。”

“走吧,出去让大家比一比,要不然一直憋得难受闹出什么乱子来。”

“是。”

吴震山来到军营大门口时,已经有一群人围在大门口,而大门外是白茫茫一片,军营如被大雾笼罩住。

正不停有人往外冲,都转几个圈然后软绵绵倒地,倒在大雾之前。

他们不服气,乐此不疲的尝试。

吴震山在一旁看得不耐烦,哼一声摆摆手:“让开让开,我来!”

众人有的乖乖退后,有的不服气的瞪他一眼,有的还不忿的嘀咕几声。

乖乖退下的是兰花洞子弟,其余诸洞,嘀咕或者瞪他的是桃花洞或者梨花洞的,不服气但敢怒不敢言不敢表示的是剩下的三十三洞子弟。

吴震山英俊的脸庞露出冷笑:“一群无能之辈,本事不大,脾气倒不小!”

“吴少洞主,那我们就看你的本事啦!”

“想必吴少洞主一定能冲出去的!”

“我们拭目以待!”

“嘿嘿,如果吴少洞主也冲不出去,那可是丢大脸啦!”

“把你们的狗眼都瞪大了,”吴震山不屑的道:“看着点儿!”

他蓝衫猛的一振,宛如充气的皮球,随即又猛的一贴,紧紧贴到他身体,然后化为一道蓝光射出去。

“砰!”他倒飞回来,飘飘落到地上,退后三步,脸色涨红如醉酒。

他发现狂暴力量在身体时翻涌,比自己本身的力量更强绝的力量。

差点儿出一个大丑!

原本以为只是迷魂阵法,却原来还蕴着别的威能,这一下就很惊人。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慢慢往外走,不让眼睛蒙骗自己,一步又一步,坚实而平稳。

走出二十步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自己原本的位置,好像从没走过。

仿佛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在梦里走的步。

“嘿嘿……”人群里有哄笑。

“我偏不信了!”吴震山咬咬牙,也不闭眼了,就是加速往外冲,却不运内力。

没用内力,则反震之力微弱,可这力量很古怪,让他使不出劲来,最终每次都是昏头转向的坐到地上,浑身软绵绵的。

数次之后,浑身一点儿劲使不出。

“少洞主,起来呀,继续继续!”

“嘿嘿,少洞主,滋味如何呀?”

众人嬉笑挖苦。

吴震山瞪他们一眼:“狗眼看人低的玩意,等着,我歇口气儿!”

他喘息片刻,缓缓起身,慢慢拔出腰间长刀。

寒刀闪烁,嗖的化为一道白光斩出去。

“叮……”长刀脱手,竟然弹向了远处,消失在他们视野之外。

显然长刀是离开了军营,而他自己仍在军营内。

“哈哈……”众人大笑。

有的仰天,有的捶地,有的跺脚,欢乐无比。

看着牛气冲天的吴震山如此出丑,格外的解恨。

吴震山咬咬牙,从地上捡石子往外掷,却不想一颗小石子忽然射进来,击中他胸口。

“砰!”好像有一根绳子绑在他腰间,猛往后一扯,他直直飞出两丈,重重落地。

“噗!”他喷出一道血箭,软绵绵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周围看热闹的纷纷喝彩。

“好!”

“漂亮!”

“摔得再狠一点儿!”

……

吴震山顾不得跟他们斗嘴,扭头死死瞪着大门方向,仿佛在看深雾中的人。

“出来吧!”吴震山怒哼:“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

“我可不是好汉。”脆笑声中,袁紫烟婀娜曼妙的身段慢慢浮现,她缓步踱出浓雾。

“乖乖,大美人儿!”

“如此美人儿,堪与唐少洞主媲美啦!”

“唉……”

“这是何方美人儿?”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还有的扬声问她“姑娘芳名,芳龄几何”。

“真是调皮!”袁紫烟抿嘴轻笑,清亮眼波扫过众人。

众人顿时软绵绵倒地,惊骇的瞪大眼睛,眼前一阵阵发黑却没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