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门开了,可屋内却空无一人,两名士兵对视一眼,慢慢进入屋子,照惯例检查了一下床底,翻了翻柜子,摸了摸窗帘,看了看天花板,却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人。

正当两名士兵准备离开之际。

突然间。

“咦?”

那名身材矮小的士兵突然发出一声疑惑,慢慢的走到方桌旁。

“怎么了?”另一名身材好大的士兵道。

“你看看这个茶壶壶嘴的朝向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这个茶壶壶嘴的朝向是茶杯的方向,通常情况下,只有喝茶时茶壶的壶嘴才会面向茶杯,其他情况下,茶壶一般是朝向房间内部。

那名身材高大的士兵虽然知道这一点,但是并没有特别在意,“或许是打杂的收拾的时候不小心放错了吧。”

身材矮小的士兵,摸了摸茶壶,冰冷,圆润,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慢慢打开茶盖,矮小士兵看着里面空空无也,将茶壶放到鼻头,闭上眼睛,仔细的闻了闻。

甜腻腻清纯妹妹的日常写真

“咦?”

“又怎么了?”高大士兵道。

“这个茶壶里,还有茶水的味道!”矮小士兵道。

“茶壶里没有茶味,还有shi味不成?”高个士兵淡淡道。

“那不一样!这个茶味闻起来是新鲜的!”小个子士兵道。

“我说你是属狗的吗?还能尝出茶壶的味道新鲜不新鲜。”

小个子士兵思索了一会儿,道:“不行,这个房间绝对有问题,我们还是再好好检查检查吧。”

说罢,那名小个子士兵便继续在房间中搜寻,高个子士兵见状,也只好继续帮忙搜寻,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

“奇了怪了,怎么会什么也没有呢?”

高个士兵看着矮个士兵道:“我说你就别在这疑神疑鬼了,赶紧向胡大人汇报吧。”

又仔细的看了看那个别扭的茶壶,矮个士兵道:“难不成真的是我想多了?”

慢慢将茶壶摆到正确位置,矮个士兵道:看来确实是我想多了。

说着,两边士兵便慢慢走出房间。

此时此刻,透过那绿色的窗帘,两双眼睛正观察着屋内的一举一动,那两个眼睛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马滇和晓透!

原来,在元真离开后,两人便迅速返回自己的房间,将各自的房间整理完毕后,便又返回馨儿的房间,将馨儿的房间也整理完后,便躲到了窗外。

由于醉仙楼的楼层较高,加上两人是贴在窗边的阴影处,因此外面的人并没有发现醉仙楼外还躲着两个人。

当那两个士兵在观察茶壶是,马滇和晓透的心都提到了节骨眼上,赶忙将身子蜷缩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好不容易危机解除了,马滇和晓透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

正当两人心中这么想着,突然间!

马滇胸口的星宫塔开始出现晃动。

“不好!馨儿要从塔里出来了!”

说是迟那是快,只见马滇的胸口突然亮起一道白光,一道曼妙的身影悄然出现在马滇的怀中,正是馨儿!

马滇心中顿时一惊,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赶忙抱住馨儿,把她埋在怀里,而晓透则瞬间将飞走的星宫塔收回到手中,三人蜷缩在窗边。

馨儿才刚刚从星宫塔内出来,还不清楚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发觉自己突然跑到了马滇的怀里,被马滇紧紧的抱着,下意识地挣扎两下,可马滇非但没松手,反而抱的更紧了,捂着馨儿地嘴道。

“安静点!别动!”

馨儿慢慢抬起头来,透过绿色的窗帘发现自己的屋内正站着两个自己不认识的人,心中立刻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立马把头埋在马滇怀中,动也不敢动。

虽然光亮只有一瞬,而且还是在早上,可奈何着光芒实在是太耀眼了,当光芒亮起的瞬间,那两名士兵明显感觉到窗外的异常,立刻转过头来,看着闭紧的窗户,两条绿色的窗帘有气无力的吊在地上,那两名士兵彼此对视一眼。

“走,过去看看。”

“嗒嗒,嗒嗒……”

聆听着屋内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三人的心跳逐渐加快,心脏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完了,要被发现了!”

那两名士兵慢慢走到窗台,拉开窗帘,仔细地检擦了一下窗帘,发现没有任何异常后,便慢慢推开窗户。

“咚咚,咚咚……”

心脏,仍然在剧烈的跳动着,此时的马滇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打算在两人即将发现他们之时,给他们致命一击!

然而,正当那两个名士兵即将把头探出窗外时。

突然间!

楼下传来一声士兵的喊声。

“报——报告胡大人,前方的一处住宅里,发现了那三个盗贼的踪迹!”

那两个士兵听到后,立刻将脑袋缩了回来,跑出了屋外。

“你说什么?在哪?”

“就……在前方不远处!”

看了眼在上方傻站着的那两名士兵,胡杨大喝一声,“你么们两个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下来集合。”

“是……是。”两名士兵这才屁颠屁颠的跑了下去。

人群终于集结完毕,胡杨这才对元真拱了拱手道:“抱歉元掌柜,打扰您做生意了,我还有事,便先行告退了,改日再来找您道歉。”

见那两个士兵没在上面搜出什么,元真暗自松了口气,顿时心情大好,笑着摆了摆手道:“道歉什么的就免了吧,胡大人您也是例行公事,我刚才也有些激动了,还望您谅解。”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慢走。”

就这样,胡杨率领着部下们离开了醉仙楼,整个醉仙楼的气氛瞬间轻松了不少。

元真站在大厅中央,对着人群拱了供手道:“各位客官,今天突然发生这档事,元某也始料未及,不小心扫了各位客官的食兴,在此,元某向各位道歉!为了表达歉意,中午的饭菜,各位就不必买单了,就算元某请各位的了。”

在座的宾客一听,顿时心中大喜,对着元真拱了拱手道:“多谢元掌柜。”

“小兔崽子们,还愣着做什么,赶快给客人们上菜!”

“是!掌柜的!”

酒馆的伙计们纷纷行动起来,给客人们点餐送菜,醉仙楼再次恢复了以往的热闹。

感受到下方的动静,三人这才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马滇松开握住馨儿的嘴,只见馨儿低着头,红着脸,小声道:“滇……滇哥,你能松开我了吗?”

马滇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的把馨儿抱着,就差没把他塞进怀里了,赶忙后退一步,“抱……抱歉馨儿,我不是故意的。”

馨儿摇了摇头,道:“没事,要不是你按住我,我们三个可能就暴露了。”

看着这小两口在一旁玩矜持,晓透淡淡道:“我说,我们要不先进屋里再聊吧,在外面呆久了容易被人察觉。”

“也好。”

就这样,三人翻过窗户,翻回了房间,刚一站定,便看到元真推门走了进来。

一看到三人,元真不由得松了口气。

“太好了,三位果然没事,方才真是吓死了我。”元真道。

“有劳元掌柜费心了。”马滇拱了供手道。

元真摆了摆手道:“老朽就是想上来确认一下,既然三位没事,那老朽便不打扰三位了,三位先好好休息吧,我这就派人给三位送点吃的。”

“多谢元掌柜。”

元真刚欲转身,又立马回头道:“对了,这几天正值排查的高峰期,故三位这几天最好还是不要露面为好,等排查结束了再行动也不迟。”

“请元掌柜放心,我们不会擅自行动的。”

“那好,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元真便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好了,我们也赶紧商量一下对策吧。”

“好。”

三人坐到椅子上,为了防止城主府的人再次检查,三人并没有过多的移动房间里的物品,甚至连茶水也没有泡,半边屁股挨着椅子,三位围成一圈,小声商议。

“要不,我们今晚悄悄离开吉泽城,前往禹王山将山头首领给杀了如何?”马滇提议道。

馨儿一听,立马摇了摇头道:“不行,禹王山的地势太复杂了,没有地图或者向导,我们根本无法找到山贼头领,去了也是白去。”

“可是,以我们目前的身份,去哪找地图或者愿意带我们到禹王山的向导啊?”马滇道。

晓透思索了一会儿,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城主府内应该也有禹王山的山贼居住,要不,我们再溜进城主府一次,抓一个山贼,让他给我们带路如何?”

马滇白了晓透一眼道:“你这想法比我的还不靠谱,现在的城主府戒备肯定比之前还要森严,先不说我们能不能顺利溜进城主府抓到山贼把他带出来。即使抓到,把他带出来了,你能保证他肯带我们前往禹王山吗?即使他答应带我们前往禹王山,你能保证他带我们去的是他们的老巢而不是他们在山上布下的陷阱吗?”

晓透被马滇这么一质问,顿时语塞,“额……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放着这里的烂摊子不管去找我师傅吧?”

马滇并没有回答晓透,而是看着还在思索地馨儿,“馨儿,你有什么打算?”

馨儿慢慢抬起头来,沉声道:“我觉得,我们当务之急并不是去击杀 头领或者杀人,而是去唤醒民众的意识!”

“唤醒民众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