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刀疤坚决的样子,余飞知道不带上他肯定不行,询问了一下刘老大的位置,余飞和刀疤打车找到了刘老大。

“余哥,刀疤,你们终于来了,咱们什么时候去报仇。”

刘老大看到两人的第一句话,便喊着要去报仇,看样子从它的内心深处,已经将余飞和刀疤都当做了自己人。

“明天就去!劫囚车你敢不敢?”

余飞眯着眼说道。

“卧槽,这么刺激的事儿我还没干过呢。”

刘老大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余哥,咱们可不可以换一个其他的方法,处理了周道就行了,这样做影响恶劣,无意于挑衅‘上面’,万一被‘上面’惦记上,咱们得不偿失。”

刀疤这个时候反而开口劝到,别看他实力这么强,做事却是一个守规矩的人。

“我也就开个玩笑,逗一逗老刘,我们的目标只是周道,我又不傻。”

余飞翻翻眼睛,这两人还真的禁不住逗,刘老大将自己犯二的本性立马暴露了出来,刀疤则太较真了。

“那怎么做?”

90后校花甜美写真大合集(一)

刀疤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着坐下来问道。

“咱们得想一个办法,让人觉得周道是自己畏罪潜逃。”

余飞舔舔嘴唇,大脑已经快速运转了起来。

“我感觉这比劫囚车还要难。”

刘老大摊摊手,他都打听到了,周道现在身上多处骨折,基本算是重伤员一个,让他爬还差不多,跑的话基本不可能,就算放开让他跑,他也跑不了。

“找一张地图来,越详细越好,我们慢慢合计一下。”

余飞想不到好的办法,只能从其他的思路入手。

刘老大立马让人找来一张本地的地图,摊开放在地上,三个人琢磨了起来。

“你们看,我们市有六个监狱,但是要将周道送过去,都必须先离开县里,县里通向外界的道路,必须要经过这个山谷,这里狭窄的地形上,周围有树林、乱石滩还有河流,我们可以考虑在这里做文章。”

余飞看了一会,伸手指着一个不知名的山谷说道。

刀疤和刘老大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余飞也围绕这个山谷,苦思冥想了起来,在他看到刀疤吐出的一口烟时,眼前一亮,想到了办法。

“我想到了办法!”

余飞激动的开口说道。

“什么办法?”

刘老大和刀疤同时开口问道,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什么办法。

“咱们用火!”

余飞指着刀疤手里的香烟说道。

“余哥,你打算烧死他?”

刀疤看了看自己的烟,疑惑的问道。

“烧你妹啊烧,车上还有警察,路上还有其他人,万一伤到别人怎么办?”

余飞瞪了刀疤一眼,这丫的不光是个直性子,还是个直肠子。

“那你打算熏死他?”

刘老大在香烟的上面,看到了冒出的白烟雾,急忙问道。

“这个差不多,有点接近了,你们听着,我给你们说说……”

余飞笑着将自己想到的计划说了出来。

刀疤和刘老大听完之后,都一脸佩服的看着余飞,还能有这种绝妙的方法,他们不得不佩服余飞。

路线和时间陈东已经提醒过余飞了,这已经不是问题,接下来就是准备了。

太阳还没升起,陈东便早早起来,安排人将看守所里的周道押解出来,带到了警车上,目送着警车呼啸着离开。

陈东很想知道,余飞到底会怎么做,按理说就算着是个机会,余飞除非使用暴力的方法,否则不可能成功。

他之所以这样安排,也是为了让余飞知难而退,他相信余飞不是那种莽撞到冲撞警察的人。

早晨六点,路上的车辆不多,一辆警车呼啸着开出了县城,顺着大路前进,很快驶入了一个山谷之中,两边地形复杂,清晨外面还有浓雾,能见度不是很高,开车的警察放慢了速度。

车上只有两个警察,一个负责开车,一个坐在副驾驶,周道被在铐有装防护栏的后车厢。

“咦,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正在开车的警察,转头对副驾驶打盹的警察问道。

“好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

副驾驶的警察醒来,使劲吸了几口气,然后说道。

说话的功夫,烟味越来越呛人,这时他们终于看到,前面不知谁家的草垛烧着了,草垛就在马路边上,火焰被风吹着不断飘向公路,车没法行驶过去。

而且烟雾越来越浓,掺杂着雾气,周围的能见度非常低。

可是这边的公路,因为地形狭窄的原因,是单行道,中间有护栏挡着,还没法掉头,烟雾又涌进了车内,呛的两人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咳咳咳,真他妈倒霉,下车带着那小子躲一会,咳咳咳,草垛不大,很快应该就能烧完。”

副驾驶坐着的是一位老警察,比开车那位资历深,开口说道。

开车的警察将车停下,和他一起下车,将周道从车上押解下来,打算退后一段距离躲避烟雾。

车外的空气更呛人,两人急忙押着周道向后退去,一边走一边咳嗽,烟熏的他们涕泗横流,眼睛都睁不开了,周道也被熏的够呛,幸好两个警察还不忘拉着他,不然以他现在的情况,肯定会被呛死在这里。

这时在他们的身后,两个带着防毒面罩的人悄悄出现,不断的靠近,两名警察然不知。

背后来的两个人一起伸出手,猛然挥下,重重打在了两个警察的脖颈上。

两名警察眼睛一翻,当场摔倒,晕了过去。

“去帮老刘灭火,我带他去前面等你。”

一个带着防毒面罩的人转身,对另一人说道,他就是余飞。

刀疤点点头,转身快速向草垛跑去,不灭火的话,这两个警察也会被熏死在这里。

周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被余飞提着领口一路飞奔,最后被丢进了一辆车内。

“是你?你敢劫囚车?”

被烟眯了眼的周道,终于恢复了过来,看到余飞的时候,脸吓的煞白,他怎么也想不到,余飞竟然来劫囚车来了。

“不,你错了,警察的调查结果,会是意外发生大火,你乘机畏罪潜逃。”

余飞嘴角挂着冷笑,这便是他昨天想到的计划,就算那两个警察醒来,他们也会觉得是周道将他们打晕,然后逃走的。

刀疤和刘老大将火灭掉,快速从边上跑过来,钻进了车里。

这边是紧贴着山谷的一条小路,很少有人走,没有监控,他们便是从这边过来的,也不怕被发现。

“余哥,搞定了,咱们赶紧找个地方,送这个小子上路吧!”

刀疤钻上车,咬牙切齿的说到。“走吧。”

余飞淡淡的答应了一声,现在周道已经是粘板上的鱼肉,加上亲人都已经脱离了危险那,余飞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刀疤和刘老大却没有余飞的心境,余飞在前面开车,后面周道不断发出惨叫,明显刀疤和刘老大已经出手。

周道在听到宣判结果的时候,以为自己大仇得报,从此便解脱了,至少不用被余飞折磨。

自从周道见到余飞练拳之后,便打算如果可以的话,永远不想再见到余飞,毕竟自己也不是受虐狂。

没想到余飞为了抓到自己,什么事情都敢做,还想到这样一个方法,就算他死了,也会被永远的通缉,不会有人知道他早已经化为一堆黄土。

人如果一直关注一件事,他的精神紧绷,便会处于疯狂的状态,抵抗力就会强很多,之前的周道就是那样的状态。

现在放松了下来,再次被抓住,便没有之前那么硬骨头了,加上刀疤和刘老大下手一个比一个黑,周道被折磨的晕死过去,又被刀疤想办法给弄醒来。

“求求你们!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

醒来的周道不断求饶,余飞没有理会,刀疤和刘老大也没有任何回应。

余飞一路将车开到了一个废弃的水坝,这是上世纪留下来的,后来渐渐被废弃,也很少有人过来了。

停车以后,余飞走下车,刀疤将被虐的不成人形的周道,丢了下来,自己随后也跳下车。

“在你做出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之时,已经预示了你现在的结果!”

余飞浑身的杀气这才爆发出来,转身对周道冷冷的说到。

“可是你害的我家破人亡,你怎么不说自己的罪恶?”

周道声嘶力竭的喊道,到了现在,他都觉得自己没有错。

“哈哈哈,家破人亡?你爸做的那些事情难道你不清楚?你们周家害了多少人你怎么不说?这就是因果报应!”

余飞从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周天做的结果,那是他该得的报应。

砰!

刀疤上去就是一脚,他懒得和周道说什么对错,反正自己差点被这货弄死,这就是事实。

“余飞,你不得好死!你们都不得好死!”

周道知道自己完了,求饶也没用,狠狠的盯着余飞说道。

“我得不得好死不知道,反正你肯定不得好死,你信不?”

余飞冷笑一声,诅咒如果起作用,萨达姆能活那么久。

“你说吧,我怎么样,你才能给我一个痛快!”

周道实在受不了刀疤的各种折磨,该死的娃娃球朝天,他也顾不得其他了,只要自己能够有个痛快。

“你应该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余飞冷笑着说道,他还以为这货会硬骨头到死。

“好,我说,我和我舅舅藏在王康的家里,这些都是我舅舅教我做的!万毒散是王康出去帮我找回来的。”

周道终于说出了余飞最想得到的答案。

“王康!”

周道的嘴终于被撬开了,余飞重重的将两个字念出来,浑身杀气涌现。

周道的舅舅方俊达不说,因为周天做和自己的确是结怨了,自己和王康之间,算不得有什么深仇大恨,他竟然为周道提供这么歹毒的毒药。

难怪余飞他们查了这么久,都找不到周道藏身在哪里,原来是灯下黑。